东方昊皓

[邦良]穿越时空的君主(六)——重修

  傲娇张良,在线黑化。
  张良把手中的书丢给刘邦,冷冷道:“你自己看。”
  刘邦愣愣的看着这本书,不明所以。
  张良看着刘邦一脸茫然,就帮他把书翻到西汉史那里。
  “这还是古体字,我想你应该看得懂。”张良对刘邦说。
  刘邦拿起书就看,虽然说是古体字,终归和那时候的文字有些差别,刘邦看着很是吃力。
  不过,刘邦成功捕捉到了几个关键词,而且大部分还是能看懂的。
  刘邦花费了半天,虽然没全部看懂,但也算是个半懂。
  刘邦面色凝重的抬起头,恰巧这时张良也看着他。
  刘邦低沉地说:“结果韩信他真的谋反了?”
  张良抢过他手中的书,扔的远远的,把刘邦扑倒在沙发上。
  “君主啊……”
  张良的手慢慢贴上刘邦领口大开的胸膛上,刘邦身上所穿这件衣服,是张良根据刘邦身体比例在去店里买来的,结果还是小了一码。
  衣服小一码,直接导致领口无法合上。
  刘邦没觉得什么,张良看着却又是一番心思。
  张良抚摸着刘邦坚挺的胸膛,用着一种诱惑意味的语气说话。
  “您知道吗?书上说,您后来不理朝政,原因竟然是跟一个男宠厮混在一起,良当初怎么就没在你身边……”
  刘邦不觉得这样的张良很性感,反而有些怕他。
  张良接着说:“看来良当初离开君主就是一个错误……”这一声声君主叫的刘邦头皮发麻。
  “你明明知道良的心意,你明明都有我了。君主,良最后问一遍,他是谁?”
  张良的脸贴的很近,灼热的呼吸打在刘邦脸上,而此时,刘邦大脑一阵死机。
  他听不懂张良说的话,他也没有找过任何男宠,为何张良要如此质问他?
  张良并未察觉两人之间的距离,他放慢了语气说道:“就因为你,你的十几代后人,都有了圈养男宠的习惯。”
  刘邦感觉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,他连忙摇头,并解释道:“子房,你说的这些我真的都不知道,子房,你信我啊,呜呜呜。”
  张良正打算说些什么,门铃响了,两人还没反应过来,紧接着门就自己打开了。
  张良突然想起来,萧何有自己家的钥匙。就在张良准备从刘邦身上起来时。萧何的声音就先一步传来了。
  “呦,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。”萧何诙谐的说。
  张良迅速从刘邦身上爬起来,可还是被眼尖的萧何看到了刘邦敞开的领口。
  萧何走过去拍拍张良肩膀,意味深长的对他说:“年轻人,要克制啊。”
  “咳咳。”韩信接着走了进来。
  韩信留着一头红色短发,带着黑框眼镜,背后背着一个青灰色书包,同张良一样的浅蓝色眼眸。
  萧何一把拉过韩信,搂着他的肩膀对张良说:“认识一下,这是我男朋友。嘿嘿。”
  然后萧何又偷偷跑到张良耳边对他说:“还有,他是受。”
  韩信本来看到萧何跑到张良那,有些生气,奈何萧何声音委实有些大,韩信听到了,脸红成一片。
  “韩信!萧何!你们……”

[邦良]穿越时空的君主(五)——重修

  萧何笑嘻嘻的揉了揉韩信的短发,“乖嘛。”
  韩信别扭的转过头去,冷哼一声。
  “每次都是这个理由,你看吧,等我毕业了,我肯定每天盯着你,免得你背着我在外面找人。”
  萧何哭笑不得,“我都说了,没有的事。托张良的福,都没有人敢靠近我们办公室。”
  “张良!张良!又是张良!萧何你张嘴闭嘴的就是他,你跟他过去吧!”韩信气冲冲的别过身子。
  萧何什么也没说,安静的坐在韩信身边,伸出手抱住他,把头放在他的肩膀上。
  萧何低低的说:“我说我和张良一千多年以前就认识,你信吗?”
  韩信不为所动,但也没有拒绝萧何的动作。
  沉静许久,韩信开口了。
  “你是说西汉的那个萧何和张良?”
  萧何看到韩信理他了,激动的抱紧韩信,“呜呜呜!宝贝!我刚才还以为你要说分手!”
  韩信有意逗逗萧何,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,“是啊,在想跟你分手以后跟谁在一起,听说体育系有个叫赵云的……”
  不待韩信说完,萧何就生猛的扑倒了他。
  “我不准!我不准分手,我不同意。”
  这时,萧何才看到韩信脸上的笑意,当下就明白了过来。
  萧何惩罚性的在韩信脸上咬了一口,“嗷!以后不许这样了,听到了没?”
  韩信笑意不减,推开萧何,认真的对他说:“我刚才只是在想历史上还有谁叫萧何。”
  萧何冷哼一声,“有我一个萧何不就够了,还想有几个。”
  韩信反而认真的对他说:“这个是说不准的,说不定除了唐代李白,还有人也叫李白……”
  萧何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,用吻堵住了他。
  韩信这次没有推开萧何,反而前进一些,加重这个吻。
  绵长的吻结束,萧何看着气喘吁吁的韩信,笑了。
  萧何问韩信:“那你到底是信了还是不信?”
  韩信不假思索的说:“您能证明吗?”
  萧何笑笑不说话。
  韩信说:“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。”
  “信信!我错了!我说我说!我都说!”
  张良家——
  张良对于这个来自过去,且对现代社会一无所知的刘邦,很是费力。
  不过好在,张良没让他出门——当然他也不会出门。
  张良花费一天的时间,总算是教会了刘邦这些东西的名字,以及用途。
  最后,张良疲惫的倒在沙发上,刘邦则是小心谨慎的试探了一下,才放心的坐下。
  张良无心也无力去告诉刘邦,这是沙发,不会有危险的。
  张良半眯着眼睛,看着刘邦,问道:“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?”
  刘邦冷静的想了一会,说:“我想知道大汉后来怎么样了。”
  张良微微愣了一下,顿时腰不酸了,腿不疼了,走路都能蹦三蹦。
  张良抓着刘邦的肩膀,对他说:“你知道吗?刘老三你一个人,就带歪了大汉百年直男血统!”
  张良难得爆粗口,但这也是他一直想问的,刘邦你到底是不是背着我找男人了。
  刘邦不明所以。
  张良起身径直走进了房间里,不一会,他出来了,手里还拿着一本书,书上写着:《史记》

邦良:穿越时空的君主(四)——重修

  “子房,不管相隔多远,身在何处,我都能找到你,来到你身边。”灯火摇曳之中,张良只记得那双眼眸闪亮亮的,坚定不移的看着他,只记得那位君主最后说了一句:“等我……”
等你……
等你个大猪蹄子……
张良半夜惊醒,擦了一把额头汗,身体穿来阵阵疼痛,偏得刘邦还把他搂的紧紧的,不过倒是清醒不少。
张良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,三点半,“真是不吉利的时间点。”张良看着刘邦的睡颜,一股悲伤的情感涌上心头,幽幽的说:“最好别让我知道你在骗我,一脚下去让你断子绝孙。”
刘邦第二天醒来,就感觉怀里抱着一个软软腻腻的人,低头看,先是张良奶白色的头发,再是一具白嫩的身体。
  用白嫩来形容张良非常合适,他的皮肤犹如刚出生的婴儿一般,掐一下就有印子。
  张良的脸一片潮红,眉头也皱的紧紧的,看来他是在责怪刘邦昨晚弄疼他了。
  刘邦亲吻着张良,说出了他不曾对任何女人说的情话,“子房,你好漂亮,好想就这么一直抱着你。”
  张良好像还没睡醒,嘴里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哼声。
  刘邦见状,埋进张良脖子里,继续睡去了。
  不管身处何处,有你在,我就没什么怕的。
  这是刘邦未说完的。
  两人一直睡到中午才醒来,还是被萧何的一个电话给吵醒的。
  张良接起电话,刘邦却很是惊悚的看着那个发声的小东西,环抱住自己瑟瑟发抖。
张良想着等下给他好好解释一下,就专注于电话了。
  “萧何?”
  “嗷嗷!张良,昨晚睡的怎样?嗯,腰还疼吗......”
  “萧何我劝你善良。”
  “好的好的,我说正经的。“电话那头萧何尴尬的笑了笑。
  “过几天去你家瞅瞅呗?”
  “……萧何你什么意思?”张良难得智商不在线。
  萧何“嘿嘿”怪笑两声,突然唠叨起来,“热烈庆祝我们的大龄处男摆脱单身?顺带聚一下,难得我们几个还能再聚一起。”
  张良看了看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的刘邦,叹口气,对萧何说:“随便。萧何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?”
 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会,张良心想,难得见萧何这么安静,莫非是出事了?
  虽然两人平日里怼嘴得厉害。但关系却非旁人所比得的。
  张良见状,立刻对电话大喊起来:“萧何,没死吱一声,死了我去给你收尸。”
  刘邦也是罕见这幅模样的张良,也将头从被自己探了出来,暗中观察,他刚好像听到子房在叫萧何的名字?
  “啊,我没事,收尸就不必了,我怕我诈尸。”一会儿,萧何痞里痞气的声音又传了出来,“既然这样,那就说定了,后天你家见,拜拜。”
  “喂!”张良还来不及问清楚萧何说的话什么意思,对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。
  张良只得生气的把手机往床上摔,刘邦见状,连忙询问张良发生了什么,张良也不隐瞒,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他。
  刘邦听完张良说的话,连连点头,“你说的萧何是萧相国吗?”
  张良迟疑了一会,不知道该是点头还是摇头。
  萧何还是那个萧何,但他早已不是刘邦的相国了。
  于是张良便对刘邦说:“萧何是萧何,但他不是相国。毕竟,一千多年过去了,很多事都变了。”
  萧何家——
  萧何不满的看着韩信,“你刚才干嘛掐我啊。”
  韩信一脸认真的看着他,说:“你怎么还要去张良家,也不多陪陪我。”
  “啊呀,这不是看你平时要上学吗?而且,这次是带你一起去。”

大概讲一下这个邦良到底写的什么
这是一个穿来穿去的故事
大概就是一个叫刘邦的傻子在一千多年前许下了一个falg,结果报应来了,他穿越了。

子房等你千百年,刘老三一去不复返。

“穿越时空,竭尽全力,我回来到你身边。”

“地狱再无你名笺,亦成仙。”

[邦良]穿越时空的君主(三)——重修

  性感张良,在线诱受。
  张良只是思考片刻,就明白了过来。
  张良伸手搂住了刘邦脖子,轻言细语:“阿季——我们来继续上次没做完的吧。”刘邦还没反应过来“上次没做完的事”是什么,就被张良封住了嘴唇。
  刘邦也不反抗,配合张良加重了这个吻,然后,他贪得无厌的想要更多,顺着张良的嘴唇一路舔舐下去。
  张良明白了刘邦的意思,拉开了衣服领口,诱惑道:“想要吗?来呀。”还故意顶起膝盖去蹭弄刘邦两腿之间,刘邦原本衣服早已被萧何拿去丢掉了,现下身上只裹着一件小一号的浴袍,自然轻易被张良蹭起了火。
  刘邦低下头,温柔地舔舐着张良的嘴唇,“子房,你可知道,我心悦你很久了。”
  张良轻笑出声,轻语道:“我还知道阿季怕被我拒绝,一直都不敢说出口。”
  刘邦不语其他,粗暴的撤掉了张良身上的衣服,这奇怪的衣服,看着着实碍眼。
  张良白嫩的皮肤便呈现在刘邦眼前了,刘邦喉结上下动了动。
  “阿季——”
  刘邦俯下身亲吻着张良的身体,一寸一寸,逐渐往下。
  张良被亲吻的一下就起起了反应。
  刘邦盯着看了一会,小声的在张良耳边说:“我这还是第一次与男人……听说会疼,忍着些。”
  不些许,地上就散落了一地的衣物,床上传来了男人浓重的喘息声。
  ”嗯……轻点……啊……”
  张良像漂浮不定小船一样,上下摇摆。
  张良两只手紧紧的扣住刘邦的后背,眼角流出了几滴生理盐水。
  刘邦低头舔去张良眼角的泪水,同时狠狠的撞了一下。
  “嗯……啊!慢点……慢点……”张良那双清明的眼眸里充满了水分。
  刘邦托起张良的身子,抱在自己身上,张良似乎知道他要做什么,挣扎了一下,最后还是被刘邦紧紧的搂住了。
  “子房,子房……”刘邦贪婪的嗅着张良身上的香气,“子房你身上好香啊。”
  张良却被冲撞的说不出一句话,只能微弱的发出一些毫无意义的声音。
  废话,老子天天用薰衣草香沐浴露。
  刘邦把脸贴在张良的胸膛上,还夸赞了一句,“想不到子房你皮肤比女人都好......”
  曾经,有人说我长的像女的,我认了,现在......怎么会有如此厚颜之人?
  张良抗拒的推了一下刘邦,抓着刘邦头上那撮基佬紫不放手。
  张良最终只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。
  “阿季的头发……眼睛……良……喜欢……阿季的……...眼睛......好看...”
  刘邦则满意的结束了这场情事。
  一吻终了,刘邦看着昏昏欲睡的张良,以及一床凌乱,心中的恐惧消散了不少——那是初来这个世界的恐惧。
  “子房我爱你......就是因为太爱你了,所以才不知道该怎么向你开口,你对我真的太重要了。”刘邦搂着张良缓缓进入梦乡。
  张良有件事情没搞明白,明明刘邦这是第一次,可为什么熟练的跟个老手一样,看来,果然跟传闻所说一样,他跟韩信有一腿!

[邦良]穿越时空的君主(二)重修

  张良摇摇头,轻声说:“我只是想帮他洗个澡而已,可是我需要一个人帮我脱他的衣服。”
  萧何撇撇嘴,把头扭到一边,不满的说:“你大晚上的把我叫过来就为了这个?”
  张良推了推单片眼睛,“人死之前不是应该洗干净吗?”萧何皱了皱眉,但还是点头说道:“你是怕他死后生蛆?”
  不置可否。
  萧何微微蹲下身,仔细看着刘邦,得出一个结论:“他穿的不是这个时代的衣服,要不干脆把这衣服剪了?”
  张良二话不说,就出去拿剪刀了。
  “你认真的啊?”
  “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不认真的样子?”张良反驳他。
  果真,张良把刘邦的衣服剪成了碎片,萧何看着那一堆一模一样衣服碎片,笑道:“呦呦呦,看不出来啊,怨念这么深重。”
  张良不语,冰蓝色的眸子里没有表现出任何情感,张良捡起地上的垃圾,一股脑的丢给萧何,“拿去楼下扔了吧。这没你事了,”
  萧何朝张良吐了吐舌头,提着垃圾袋下楼了。
  这家伙,还是跟以前一样啊,什么都表现在脸上了,却还是嘴硬的很。
  萧何走下楼,刚丢完垃圾,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,萧何以为又是张良打电话来,正准备往回走,一看手机,嘴角弯起了一道弧度。
  “萧何......你在哪,家里找不到你。”
  “乖,我在张良家楼下。”
  “你在那干嘛。”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委屈起来了。
  “安啦,是有只大猪蹄子回来了,张良问我怎么处理尸体。”萧何笑答。
  “是吗?那萧何你赶快回来!”声音略带怒气,
  “好,我现在就回去,你等我哦~”说完,萧何回头望了眼张良家的阳台,轻叹道:“真是孩子气。”
  张良看着躺在浴缸中迟迟未醒的刘邦,将他的头托出浴缸边沿,随后打开热水开关,很快,浴室就氤氲一片。
  张良在帮刘邦洗澡的时候,用舒肤佳滑过了他的每一块身躯,待洗的微红了才肯罢休。
  雾气氤氲之中,蓝色的眼眸里出现了新的情感。
  待帮刘邦洗完澡已经是一小时之后了,张良随手从衣柜里拿出自己穿的浴袍,勉强裹住了刘邦的身体。
  看来,我的衣服果然还是小了。张良心想。
  虽然张良心里这么想,可还是舔了舔嘴唇,眼里含着色情的颜色。
  “君主,良好不容易再次找到你,这次良可不会放你走了。”说完,就俯下身如亲吻他。
  就在两人嘴唇碰触的那一刻,刘邦突然醒了,张良被这突然睁开的眼睛给晃了神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竟然被刘邦给反压身下了。
  刘邦似乎好一会才看清身下的人,迷迷糊糊的来了一句,“子房?”
  “在下张良。”
  “呜呜!子房我就知道是你!”
  “没有,我是张良。”
  不管张良如何辩解,刘邦就是认定了这个人。
  “呜呜呜,子房为什么要走啊?我封你为千户候你竟然拒绝了,你当时也没跟我解释清楚,现在我们来好好说说吧。”
  “什么……千户候?”

[邦良]穿越时空的君主(一)重修

  现代良×穿越邦
  内含萧何×韩信
  不喜勿入
  从前,有一个军师,然后他死了。
  “神啊,我在此祈求上天赐予我一个伴侣吧,不论是男的还是女的。”今天张良也在睡觉前对着天上的月亮许愿。即使在科技发达的如今,张良对神的存在还是坚信不疑。
  张良,与古代谋圣同名同姓同性别,长的妍若好女,据说有一米七五,走路带香风,脾气很好,没有任何不良嗜好,据说还是留洋回来。
  据某不肯透露姓名的萧姓人氏说,有一次他加班到凌晨,回家路上看到几人围着张良,欲行不轨,他正准备上前帮忙,想不到张良自己已经解决了,还问他为什么大晚上的还不回家。
  萧某人表示,虽然张良看起来瘦瘦弱弱的毫无反击之力,但其实战斗力是惊人的高。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萧还说,他以后再也不敢得罪,这种看起来很弱,但实际可以徒手拆洗手池的人。
  尽管如此,但张良至今没有女朋友,甚至男朋友也没有。
  张良日常迷信,然后他准备睡下了。
  张良躺下没多久,就听到阳台落地窗传来声音。张良睡眠浅,就被那声音惊醒了,张良揉揉眼睛,依稀看见玻璃有一个黑色的人形投影!
  顿时,张良所有的睡意一扫而空,迅速爬起身,轻轻的拉开床头柜的抽屉,从中拿出几张符纸,张良一手拿着符纸,一边慢慢走近阳台。
  张良走到落地窗的前面,屏住呼吸,伸出手,猛的拉开落地窗。张良的福祉还没有派上任何用途,一个人就倒在了他的面前,并且还顺带扑倒了张良。
  张良勉力挣开,待他看清这人的脸后,脱口而出:“大猪蹄子!”
  这就是刘邦与张良的第一次会面,刘邦就给张良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:这个人是吃了什么东西啊?怎么这么重,压死老子了!
  张良把刘邦拖进浴室,然后把人丢在了浴缸里,衣服也不脱,就整个人扔进去了。
  做完这一切,张良气喘吁吁的坐在客厅沙发上,拿起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,号码被注:萧二狗子。
  于是还在睡梦中的萧何,就被张良的一个电话给无情的叫醒了。萧何不仅是张良的同办公室同事,更是张良的挚友。
  奈何萧何深知张良的恐怖性,不敢拒绝,愣是从床上爬了起来,大晚上的驱车直赶张良家。
  萧何急匆匆的来到张良家,没在客厅里寻到他,反而在浴室里看到他蹲在浴缸前面,正傻愣愣的盯着浴缸里的人。
  “哦,是他呀。”萧何满脸戏谑的看着张良,等着他的回答,张良转过头来,看着萧何,点了点头。
  “就是这个大猪蹄子,你一直在等这个大猪蹄子吗?”萧何说。
  张良不语,
  萧何接着说:“那你把我叫来是为了什么?”
  张良说:“萧何,你知道哪里藏尸体比较好吗?”
  萧何立刻两眼放光,他对张良说:“你这是打算淹死他吗?”

萧信——月下

呜呜呜!我来交党费了!



  “韩信,你当真要离开吗?”
  韩信头也不回,冷漠的说“既不得汉王重用,信留在这也没什么用处,倒不如早早离去,隐居深山,也是快事一件。”
  “那,你不走可以吗?”萧何尽量控制自己的语气,把慌张脆弱都藏在心中。
  “萧丞相为何如此挽留信。”韩信转过身来,双目直视萧何,试图从其中看出什么来。
  这一刻,韩信惊住了,他在萧何眼中看到了许多他不懂的情愫,竟然有些动摇了。
  “韩信,你跟我回去,也许别人看不出,但我知道,你乃是不可多求的将才!”这次萧何坚定了自己的内心,乱世之中,任何的情感都是那么微不足道,更何况……
  韩信听了,仰天大笑。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好一个不可多求。”韩信用遮住自己的眼里的绝望,后退几步,“萧丞相,你可看得见我身后的河水。”
萧何不语。

“丞相你可知,有些事情就像这河水,只能往前,不能后退。”韩信对萧何说道。

  萧何握紧了拳,隐忍了很久的感情在这一刻爆发出来,他冲上去抱住韩信然后一起滚到了地上,韩信不怒反笑,“萧丞相这是担心我吗?”萧何压在韩信身上,对着那一张一合喋喋不休的嘴就吻下去,萧何没有任何经验,他轻轻的在嘴上厮磨,软软的,然后长驱直入加重了这个吻。
  韩信感觉嘴上突然多了一个柔软的物什,然后来不及反抗就被萧何控制住了手,韩信被萧何吻的晕乎乎的,大脑瞬间死机,只闻到一股兰花香。
  良久,萧何从韩信身上起来了,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,伸手想要把韩信也拉起来,却被韩信一手打开了。
  就这样,萧何站着,韩信躺着。
  韩信用手挡在眼睛上,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太突然了,现在也还是晕晕乎乎的,甚至有些想哭。
  萧何站在那,一动不动,他在回味,回味那个吻,可能以后都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……
  韩信躺在地上,想了好一会,坐起身看着萧何,对他说:“我跟你回去就是了。”
  “当真?”萧何喜出望外。
  “只是,萧丞相,我可是有条件的。”韩信慢悠悠的说。
  “……讲。”萧何的声音带着些许颤音。
  “萧丞相,我的要求很简单……”韩信不急不慢的说,萧何却是心提到嗓子眼,“就是,亲我之前记得跟我说一下。”说到最后,耳尖子竟然都红了,见萧何不答他,韩信接着打趣道:“丞相你刚刚那一下差点没把信的内脏给吓出来,要再来一次,信怕是得提早去见双亲了。”
  
“那你亲我是不是就可以不告诉我了?”萧何努力维持自己丞相威严中,

“丞相你不觉得应该让一下晚辈吗?”韩信冷静分析。

  “萧丞相,其实,我并不反感你刚才那么做。”说着,韩信对萧何露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
  多年以后,萧何将韩信领到长乐宫,韩信进门之前,也是那样看着萧何,那样对着他笑。

  “谢谢你……萧何,保重,”

  这是萧何第一次听到韩信叫他的名字,也是最后一次。

  萧何转身努力不去看韩信,却是止不住的心痛,原来心痛是这种感觉啊…

  萧何月下追韩信,追的是人还是心?

  “韩信,我对不住你,可是……我只能这么做,为了汉王的江山,你必须死!”萧何悲痛欲绝之时,这样安慰自己。

关于抄袭

正义永远不会缺席,只是迟到了而已。
迟到了…………

他们是我唯一不变的信仰:

最近抄袭(剽窃)越来越多,各种换头文学络绎不绝


虽然说lof只是一个网络平台而已


但是网络平台维权并不是不可能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》


第四十七条 有下列侵权行为的,应当根据情况,承担停止侵害、消除影响、赔礼道歉、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:


  (一)未经著作权人许可,发表其作品的;


  (二)未经合作作者许可,将与他人合作创作的作品当作自己单独创作的作品发表的;


  (三)没有参加创作,为谋取个人名利,在他人作品上署名的;


  (四)歪曲、篡改他人作品的;


  (五)剽窃他人作品的;


  (六)未经著作权人许可,以展览、摄制电影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使用作品,或者以改编、翻译、注释等方式使用作品的,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;


  (七)使用他人作品,应当支付报酬而未支付的;


  (八)未经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、计算机软件、录音录像制品的著作权人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许可,出租其作品或者录音录像制品的,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;


  (九)未经出版者许可,使用其出版的图书、期刊的版式设计的;


  (十)未经表演者许可,从现场直播或者公开传送其现场表演,或者录制其表演的;


  (十一)其他侵犯著作权以及与著作权有关的权益的行为。


同时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》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》以及《侵权责任法》的有关规定,无论您是否具有完全民事能力,是否已满18岁,是否精神状况存在问题,您都应该为此承担侵权民事责任。同时,根据法律规定中的“替代责任”您的父母或其他与您有特殊关系的第三人,还可能会因为您的侵权行为承担民事责任。


法律从来不是摆设,以为是在网络这个虚拟的世界就没人可以管你了吗?自由的前提是受到限制,现在网络技术已经发达到了一定程度,想知道您是谁不过是分分钟就可以解决的事情。就算是上了法庭,法庭也绝对不会偏袒于您,最后的法庭费用也需要您来支付。


望您们在抄袭的时候好好考虑一下法律后果,别拿什么不知道法律当理由,法律可不会因为您不知道法律而撤销对您的审判。


针对人身攻击我再补一条好了


刑法第246条诽谤罪,是指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,足以贬损他人人格,破坏他人名誉,情节严重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,拘役、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。所谓情节严重,主要是指多次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;捏造事实造成他人人格、名誉严重损害的;捏造事实诽谤他人造成恶劣影响的;诽谤他人致其精神失常或导致被害人自杀的等等情况。


通过信息网络实施的第一款规定的行为,被害人向人民法院告诉,但提供证据有困难的,人民法院可以要求公安机关提供协助。


  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第四十二条
有下列行为之一的,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;情节较重的,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:  (一)写恐吓信或者以其他方法威胁他人人身安全的;  (二)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;  (三)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,企图使他人受到刑事追究或者受到治安管理处罚的;


法律不会缺席,正义也是。




[邦良]穿越时空的君主4

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。
啊,原来后人是这样说我的……且喜且怜之,呵

不管怎么说,衣服总算是换好了,只是过程不太顺利。

“子房?你!”刘邦一脸的“我就知道”。
张良瞥了一眼刘邦,心想,这个人果然还是很可疑,还是交给警察比较好,有事没事找警察叔叔。拿起手机准备拨打110,想到现在都晚上了,警察肯定睡了,作为一个五好公民,怎么能做出无辜打扰警察休息的事呢,算了,还是把这个人绑起来算了,明天再说。想到这里,张良看向刘邦的眼神都变了,刘邦下意识的后退几步,一如既往的,不论何时何地,自己最怕的都是这个——美人军师啊!

说白了,就是怂。
当初说走就走,比任何人都绝情,自己还没来得及说明心意就走了啊。韩信可以给他封地,给他钱让他留下,或者直接禁锢,萧何他本就不会离开自己,可是这个张良,他看不透,也留不住。张良不爱财不爱权,永远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,高冷的可爱。

无欲无求的人才最为可怕啊!

在刘邦胡思乱想期间,张良找来了一根绳子,趁着刘邦发呆,把整个人捆绑起来,然后长舒一口气,这下就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了。

刘邦先生还没反应过来,就已经被捆住了,自然免不了挣扎几下,没想到子房力气不大,捆绑的这么紧!

“呜呜呜,子房你不爱我了吗?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?”刘邦开始了耍无赖不要脸模式。

张良冷冷瞥一眼,拿起了胶带,打算把这张不安分的嘴给封上,算了,关爱智障儿童人人有责。

张良把刘邦丢在客厅沙发上就紧锁房门,即使如此也不忘了打开空调开关,然后才入睡。
总感觉好像忘了什么事?张良心想。

好在墙壁隔音效果好,一晚上倒也睡得安宁也不怕听到扰人的声音。

难得的熟睡,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,张良伸了个懒腰,模样懒散至极。也不知那个奇怪的人怎样了?张良想着来到了客厅,向沙发的方向看去。

沙发上睡着的人只露出一头紫发,看着很讨喜?

张良走近,轻轻的俯身蹲下,伸手想要摸摸那头紫发,这是用了了什么洗发水?怎么看起来这么柔顺,就跟给宠物摸头一样,目光慢慢的转向地上,是一根绳子,果然还是挣开了,本来也没想捆住他,想着放他走,没想到这人这么——顽强。

张良轻叹一口气,还是拿起手机拨号,手指在110的号码来回好几次也没按下去,也罢,也罢。
看来这人真心是个傻的。


上班时间——
“哇!今天的张良先生意外的帅气!”“嗯嗯!”“唉唉,你们看萧何怎么了?怎么一脸不高兴?”“大概是赌球,然后一个赢了一个输了吧。”某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理智分析。“哦!”
办公室都因为这两个人气氛都格外的奇怪。习惯了张良的低气压,突如其来的改变让人害怕,还我那个高冷男神主管!平时嬉皮笑脸的萧何突然低气压,众人的确有点不适应,都自觉的避开这两人。
这两个人怀着各自的心事在办公桌钱坐下,看着眼前的文件,脑中一片空白。偌大的办公室竟然就只有他俩搬动椅子的声音。
“你,身上的味道很奇怪?”萧何率先开口,鼻子还使劲嗅了嗅,“很熟悉的味道啊。”说着深深看了一眼张良,然后拿起杯子准备喝水。张良不语,只是回了一个眼神给萧何自己体会。萧何干咳几声,喝水的杯子也放了下来。“啧啧啧,我看你这是铁树要开花了。”
“不过,他好像还不知道。”张良一字一句的回道。
“哈哈哈,对了,张良,为了庆祝一下我成功脱单,请我吃顿饭如何?”萧何恢复了平常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,揽过张良的肩膀。张良懒得理会,“啧,哪祸害来的傻孩子………你们确认关系了吗?”
“那是。”
“好吧。那你家那位一起?”
萧何笑容更大了,“我的军师啊,你想如何呢?你要是觉得我会打扰到你我可以……”
张良一把打断萧何接下来的话还有搭在肩膀上的手,“请客就免了吧。想来我家就直说,还有,在外面别乱说话!”嘴里说着气话面部却是没有任何表情。
“那,择日不如撞日,就今天吧。正好,我和他也好久没见了……”萧何笑的一脸高深莫测。
“那好吧。”
“我不要吃外卖,啊,你做饭吧。”
“随便。”
“那就晚上见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Emmmm萧何的那位是谁呢?提示一下,西汉组的。接下来可能会雷,请及时避雷!警告!十级大雷警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