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昊皓

[邦良]穿越时空的君主2


妈呀,懒癌发作……



张良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,别说这个了,正常人都不会大半夜无故跑别人家,谁会大半夜的没事跑到别人家来呢?而这衣服……张良伸手摸了摸,很光滑,很结实,穿在身上一定很舒服吧……一看就是能经常穿的衣服,怎么看不是那种脆弱穿不了几次的衣服。想着顺手打开了淋浴器,热水缓缓流满浴缸,兴许是感受到了水的温度,男人艰难的睁开了眼,原本暗淡无神的眼眸,在看到张良的一瞬间,亮了起来,“子房!是你吗?”明明连睁眼都没力气,说话声却丝毫不虚。张良看着那双眼眸,微微愣了愣神,就这么一刻,张良感觉自己被那紫色的眼眸深深的吸了进去。

那人也不顾张良会不会拒绝,就直挺挺的从浴缸里起来,一把抱住张良的腰,嘴里喊着,“呜呜呜,子房,没想到地府了还能遇上你,好开心……”张良扶额,这人别是个傻子,看来还要把人送到医院去治治,人和人的头脑差距怎么这么大呢?

张良半天没反应,刘邦抱着他说的更欢了,“子房,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,一想到你在那偏远的地方,几年都不能见一次面,我的心就哇凉哇凉的,我不能没有你啊,子房。虽然我有萧相国,但是他没你漂亮啊,”说着,偷偷瞄一眼张良。

张良冷静的看着刘邦,“你在里面泡了那么久了,真的不打算出来吗?”刘邦反射弧巨长,“是哦,我说我腰怎么那么酸,等等……啊啊啊,我的衣服啊,这个可是很贵的!”

刘邦起身,想要从浴缸里面出来,却死死盯着这白白溜溜的玩意,然后又看向张良,“这是……”张良二话不说,抓住刘邦的一只手就往外拖,也不管那人硌疼没,“这是浴缸,洗澡用的。”拖到一半,没力气了,直接直接把人摔地上了,张良想着,这人本来脑子就不好使,要是这么一摔,要真摔坏了,自己可能就要养他一辈子了。

刘邦皮糙肉厚,自然是摔不坏的,反倒是自己先吓起自己来了,“啊啊啊,那个是个什么东西,怎么还会发出声音?妖怪!子房你快看,是不是妖怪要出来了啊!”张良看过去,原来是手机响了,然后联系人头像就出现了,这是没见过手机吗?张良担忧的看了刘邦一眼。

张良走过去接起手机,是萧何。
电话那头传来了萧何特有的声音,“张良,睡了吗?”张良回头看了一眼刘邦,眼神里尽是嫌弃。

“还没。”

“你听说了吗?今晚有百年难得一见流星雨,你看到了吗?你,有没有趁机许愿啊?”
我敲里吗?

“没有。”

“我还以为你又会许个愿,要个女朋友什么的呢?”

“萧何,你大半夜的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?”张良有些怒气,大半夜的打扰我睡觉就是为了这个?

“我,萧何,现在正式脱单了,回头记得份子钱,拜。”说完,就挂断了电话。

反观张良,没有想象中的生气,或者懵逼,只是一脸淡然的说了句:“我就知道……”随后整个人倒在了床上。

啊,终于能睡个好觉了,今天怎么这么多事?

喂,那里还有一个瑟瑟发抖害怕的仓鼠球啊。

想对要高考的学长学姐们说

啊啊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想来这些话也应该有很多人说过了,那我就说几句吧。


学长学姐们去考试的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,早饭不要忘了吃,包子没吃完可以考试继续吃,如果考场可以带的话。
准考证可一定要带着,千万别忘了。
要记得喝水,考试很容易口渴的。
中午要记得休息,不然下午可是要发困的。
一定要睡好,再吃饱。保证精力充沛嗯嗯。
我相信,高考一定比平常考试还要煎熬,但是,想想啊,考完就解放了!多年的努力是为了什么?还不就是为了这个高考,我记得我哥考完说了这一句话,“考完了!”听着都很开心。嗷嗷嗷,学长学姐们不要让那些年的努力,煎熬都白费啊!
高考不是唯一的出路,但它是最公平的!

[邦良]穿越时空的君主(1)

文笔很渣,求轻喷啊。ooc有些严重,据说,张良能和神说话。




若世有神明,那我恳请神明赐予我一个女朋友,算了,男朋友也可以,我不挑的。今天的张良还是在睡前许了这样的愿,张良,据说和古代那个谋圣同名同姓,听说那个谋圣长的挺漂亮的?面若妇人?这什么鬼形容?
这就导致一件事情——张良常常对着镜子看自己的脸,看看是自己好看,还是那个所谓的“谋圣”更美,情到深处还忍不住称赞几声,同一个办公室的萧何表示不理解,这人别是个傻子吧,平时看挺高冷的,怎么现在宛如一个智障?这都不是最重要的,你就不能学学我,你看我,我就从来不说自己聪明!
今天的张良照镜子了吗?
嗯,今天良也很好看。
今天的萧何也想换班公室。

这天,张良照常对着月亮许愿,唯一可惜的就是天上没有月亮,说完那番话,正准备睡下的时候,突然听到阳台外传来了奇怪的声音,悉悉索索的,难道是进小偷?张良想自己家里也没有什么值钱东西,平日里也低调的很,在张良思考的这段时间内,外面的声音逐渐清晰了,也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一个黑影子,是一个人的形状!
难道是鬼?不,鬼怎么会有影子?啊,上帝保佑。
本着这世上没有鬼的信念,张良慢慢凑近阳台落地窗,可真走到了落地窗前,心脏却没有想象中剧烈的跳动,反而意外的平静。张良深吸一口气,猛地拉开落地窗,扑面而来的是淡淡的血腥味,和一个男人。是的,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,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,穿的一身基佬紫,头发也染的一头基佬紫。那人身上并未看出有受伤的地方,血腥味又从何而来?这才是张良唯一关心的事,要是这人死在了自己家里,要怎么跟警察解释,啊,不对啊,直接交给警察不是更方便吗?
那人凭着最后一丝力气,睁开眼看了一眼张良,嘴里吐出两个字,“子……房”说完就昏倒在张良身上了,喂?是妖妖灵吗,有个穿的一身基佬紫的变态闯到我家来了,这是张良的第一反应,感受了一下身上的人,想不到看起来年纪轻轻的,却也么重一个人。
张良半拖半拉的把男人弄到了浴室,至于为什么没有放到床上,脏!直觉就感觉这个人特别脏,怎么都要先做个清理,比起这个人的身份,还是自己眼睛的更重要,突然一团基佬紫给刺激到的良良暗想。
张良连拖带拽的愣是把男人拉扯到了浴室,当真不是张良平时缺乏锻炼,而是这男人实在是太重了,要用两只手才拖得动好吗?浴室里,张良寻思着是直接把他扔浴缸里,还是就这么直接扔浴缸里?张良原本想帮这男子洗个澡的,看到这男子身上的衣服后,果断直接扔浴缸里。
这什么衣服?coser?

王者荣耀 [信白]女装

  好像严重ooc😂大乔姐客串一下

有没有想过,如此高大威猛的人,穿上裙子是何种模样?
  俗话说得好,天道好轮回,苍天绕过谁?任你跑遍王者峡谷,任你三段位移,也拦不住大乔姐送你回家,你乔姐永远是你乔姐。
  看到大乔一脸怪笑的向自己走来,韩信只觉得背脊发凉,此地不宜久留。
  “国士无双!”
  “决断之桥!”
  “!!!!”
  “还跑吗”大乔笑嘻嘻的看着浑身湿淋淋的韩信。
  韩信撇过头去不理她。
  大乔见状,自言自语起来。
  “我记得我妹妹昨天刚丢了一双鞋,我刚刚好像看到你家里有一只鱼,那是鲲吧,哦还有狄仁杰的令牌,李白的酒壶,还有,还有......你说,我该不该......”大乔依旧笑笑。
  “姐。”
  社会你乔姐,人美,没话说。
  “嗯哼。”
  在大乔的各种威逼利诱之下,
  于是——————
  一只女装跳跳就产生了!
  头发散落下来,垂在脑后,穿着一身白色裙子,胸口垫的假胸,露出的大腿上还有未刮干净的腿毛。(ヾ(Ő∀Ő)ノ)
  韩信两只手紧紧抓住胸口衣服不放,凭什么让他穿这么羞耻的衣服,我不要面子的啊!
  “呦,这不挺好看的吗。”大乔打趣道。
  .........好像,还挺好看的。韩信自我安慰道。
  “不行了,不行了,我忍不住了。噗哈哈哈哈哈!!!!”大乔发出一阵狂笑。
  乔姐,你人设崩了哦,良心不会痛的吗?
  大乔没有任何良心不安,反而很开心。
  “拜拜~我刚好像看到李白了哦~”大乔说着就飘走了。
  韩信,李白,这两奇葩整天为了野区归属问题——可以从我方水晶吵到敌方泉水,结果蓝被路过的诸葛默默拿走了。
  卧槽?!!李白!
  要是被他看到我这幅模样,我的一世英名就要毁了啊!韩信内心无比混乱的......
  韩信转身欲离开这里,不料李白快人一步,“将进酒,杯莫停!美人别急着走啊~”
  李白喝的熏醉之际,看见眼前站着一人,此人看不太清楚,但单单从那秀丽的头发可以看出,是个美人,李白想。
  这一刻,韩信内心是要崩溃的,这李白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还喝醉了!
  李白见那美人对自己不理睬,主动凑过去,用醉醺醺的语气说:“美人~一起喝一杯吗?”
  “滚,老子是男的。”
  “只要是美人,本大人都不会在意的~”
  也不知这李白是真醉还是假醉,说出的话这般...这般不要脸!韩信想,以前怎么没发现呢。
  “美人~”
  “...”
  “美人~”
  说着,还动起手来了,一双爪子在韩信胸口一阵乱摸,倒摸出了两圆圆软软的东西,轻蔑的哼一声,丢掉了。
  此时若是抬起头来,就可看到韩信那张黑的煤炭的脸了,韩信嘴角抽了抽,微微俯下身对着李白耳朵说:“李白,你可要记得负责啊...”
  说罢,拦腰抱起李白,李白捏着韩信身上的肉,不以为然道:“哼,根本没有那些小姐姐的软。”
  “哦,是吗?”韩信脸上的笑容愈发变态,“说吧,你摸过哪些小姐姐呢?”
  直到回家,这一路上都是韩信抱着李白,不曾放下,在外人看来,就好像野蛮女友抱着她的男朋友,不过,这野蛮女友好像有点好看?
  这一路上,李白也不曾停止他那双不安分的爪子,一边乱摸,还一边比较那些小姐姐多香多可爱。
  韩信在心里咆哮,老子一个男的,怎么跟那些个女人比?
  “李白,你可要负责哦?”
  这是李白在被放到床上时,听到的最后一句话。
  
  韩信喜欢李白,喜欢李白那肆意的潇洒,喜欢他打蓝时的模样,喜欢他的声音,他的名字,他的一切,可惜,可惜,这个男人脑子里只有蓝爸爸,酒还有美人。
  这一身可还是用一个蓝爸爸和一个红爸爸换来的,果然物有所值。
  社会你乔姐!
  
  要是李白第二天醒来看到韩信家的酒壶,会做何感想?
  

感觉自己几百年没画画了

实在不知道画什么,瞎鸡巴画的

说实话真的很羡慕那些会画画的人啊,超羡慕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