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昊皓

[邦良]穿越时空的君主6

本文内含 萧何×韩信 能接受的都是小天使请吃吧,信信烧烤。




阴阳先生张良×穿越的君主
会计萧何×大学生韩信


“三年起步,最高死刑。”张良冷冷说,说着还推了推单片眼镜,眼里闪烁着异样的光。萧何相信,张良一定是在开玩笑,因为他的嘴角有弯起。“哇?不不不,韩信他是……”韩信看着的确很年轻,但韩信背书包是因为还有作业要写,戴眼镜是为了装乖,给张良留个好影响,怎么就成了未成年?韩信乖巧的眨巴眼睛:“张叔叔好。”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“不了,你还是叫哥哥吧。”
不行,绝对不能让韩信叫他哥哥,都没这么叫过自己……萧何内心憋屈。
张良微微一笑,让开一条路,“欢迎,请进来吧。”
因为张良常年独居,家中冷清清的,不开窗帘竟有几分阴森恐怖,不过自从刘邦来了之后,哭天喊地的要求张良把窗帘拉开后,也还算的是阳光明亮。

萧何一进门首先就看到刘邦——衣衫不整的蹲坐在沙发上,手里拿着一大包——五香瓜子。“哎,子房你……来客人了?”看到萧何的一瞬间,刘邦更抓紧了怀中的瓜子,往沙发里缩。
萧何倒是饶有兴趣看着那一头紫发的人,紧紧的抓着瓜子,生怕抢他瓜子的模样,四下散落着衣服,桌上——没有晚饭。
“啊,本来准备做饭的,被一些事耽误了。我先去做饭了,你们……”张良扶额不打算告诉他们刚发生的事。韩信自告奋勇对张良说:“张良先生,我来帮你吧。”张良微点头,默许了,留萧何刘邦在客厅里。

萧何大大咧咧的坐在刘邦旁边,询问道:“介意给我吃点瓜子吗?”刘邦皱眉,不情愿的递过去。
萧何抓出一把瓜子,愉快的说:“这算是难得的大方吗?”四周看遍,是散落的衣服——张良买的。萧何轻笑一声,“我说他怎么一下班就拉着我去服装店,原来是——金屋藏了娇哇。”要是换了往日,刘邦可能早就发脾气了,但是,他只是冷冷的看着萧何,不说一句话。

时过境迁,

要淡定。

萧何欣赏的看着刘邦的表情,觉得再逗下去怕是会被张良骂死,把目光转向了茶几上的书。一本《十万个为什么》,和《史记》?萧何拿起书,正好是西汉史,“且喜且怜之?”萧何轻吟,然后笑着对刘邦说:“是那种想笑不能笑还要装作痛心疾首的样子吗?”

刘邦看着萧何,“大概是吧。”
萧何冷笑一声。
客观的说,刘邦不是个好人,还有点流氓气,萧何这样解释,好像也没错?

“这句话说的可是你啊,刘邦。”萧何说完就自顾自吃起瓜子来。刘邦则在努力回想——自己什么时候做过这个动作或者说过这句话。

刘邦坚定的摇摇头,说:“我没说过这句话,也没这么做过。”萧何放下了手中的瓜子,抓着刘邦的肩膀拼命的摇,“你真的是刘邦吗?”
“嗯,刘邦是我的……名字……你也可以叫我阿季……”刘邦被萧何摇晃的头晕目眩,但他的确叫刘邦啊!小名阿季。萧何停止摇晃,因为刘邦的领口露出的部分更多了,想想就很糟糕。萧何长吸一口气,问道:“那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刘邦的眼睛都亮了,“你不就是萧相国吗?”看来的确是刘邦无误了,萧何心中寻思,只是哪里出了些问题。
萧何恢复那副笑嘻嘻的模样,对刘邦说:“我来帮你穿衣服吧。你好,我叫萧何。”说着就把人扑倒扒衣服。
“萧何,你是想喝果汁还是可乐……”韩信一出来就看到刘邦被扑倒在沙发上,而始作俑者是萧何。韩信没说什么,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,转身回到厨房里,还是给他一杯醋吧,就假装是可乐好了。

萧何尴尬回头,韩信已经不在了,萧何不怒反喜,这傻孩子怕是要把他的可乐换成醋呦。对刘邦就更不客气了,“你不把衣服换好,就准备赔我一个媳妇吧。”萧何果断忽略刘邦的惨叫,硬是换上了新衣服,搞不懂明明都是男的,害羞什么?这下刘邦的流氓气质就显现出来了,“啧啧啧,看不出萧何你这么关心我啊,连……都不管不顾,别不是看上我了。”刘邦想不出该用什么词来形容韩信和萧何的关系,不过可以看出,雏儿吃醋了。呵,谁叫你非要我穿那么奇怪的衣服。刘邦一边一边说着,一边拉近了两人的距离,在萧何耳边吹气,“真的假的?”
萧何起一身鸡皮疙瘩,寒毛都立起来了,反应过来迅速往后挪。没想到基佬紫真的是基佬!远离基佬紫,一生平安!
——————
现在,韩信决定在醋里加一大把的盐。正好这幕被张良看到了,没说什么,现在的年轻人啊。切菜的间隙,张良问韩信,“你还痛吗?”韩信抬起头茫然地看着张良,张良咳嗽几声,喃喃低语:“不是说第一次都很痛的吗?”

晚饭——
刘邦坐在张良旁边,萧何故作惊恐,抓住韩信不撒手,指着刘邦说:“媳妇媳妇就是他刚勾引我!”韩信有意置气于萧何,对他不理不睬,刘邦则全程盯着面前那杯所谓“可乐”。张良招呼一声“吃饭了”,紧接着说,“这里面一半是我做的,一半是韩信做的。”萧何伸筷的手顿住了,这里面会不会有点别的“东西”?刘邦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,“噗!”这,这,这什么东西,一点都不‘可乐’,一股子醋味?又苦又咸的。

见此,萧何拿起杯子谨慎地抿了一口,是甜甜的可乐,浅浅的笑了,看来有人醋劲比他的信信还大。悄悄瞥了一眼韩信,这孩子,怎么这么红脸了呢?

刘邦对味道奇异的“可乐”没太在意,悄悄的抓紧了张良的衣服,用一种极小声的声音说:“子房。这里到底有多少人?”

刘邦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,但在座的人都听清了他说的话,萧何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,换成了一脸严肃,韩信也转过头来看着刘邦。张良看着刘邦,对他说:“你是说这里除了我们还有别的‘人’?”刘邦用力点头,张良叹息一声,拍了拍刘邦的肩膀,从怀中拿出一沓符纸,足下发力,身形迅捷的在屋中角落贴下了符纸,几个呼吸之间,几人只看得到张良的残影。
“现在不会了。”张良突然出现在刘邦身边,示意他坐下吃饭。刘邦还没从刚才的震惊回过神来,但是,空气中的确没有那种令人厌恶的气味了。
“子房你,原来这么厉害的吗?”刘邦带着一点激动的说。
张良还是叫他坐下吃饭,刘邦依言坐下了。
萧何笑眯眯的看着张良,问身边人,“你怕鬼吗?”
“不怕,因为”韩信说着看了眼刘邦,“毕竟有时候人比鬼还恶毒。”

张良:“萧何,菜是韩信做的没加东西,可以吃。”







张良:不是说第一次很痛的吗?
韩信:张良先生,你——(我还以为你要问信被竹签子插死痛不痛)
萧何:嘤嘤嘤,我还没对信信做那种事呢。(抱住)怎么舍得呢?
刘邦:我是谁?我在哪里?

[邦良]穿越时空的君主5

让我先说几句。本文cp有 萧何×韩信 刘邦×张良
然后,没有任何黑刘邦的意思。注意避雷!避雷!避雷!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,不要犹豫,快跑!看清楚了,再看本章,不然被雷劈在下可不负责哦!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!能接受的请————

张良下班回家,就看到刘邦一人蹲在沙发上,认真的看他早上留下的几本书,蹬着个二郎腿,嘴里磕着瓜子,转头看到张良立马露出痛苦的模样。“啊啊啊,这字我怎么看不懂啊?”刘邦不知道的是——他的脸颊两边还留着张良悄悄画上的几道胡须,它们承担了张良一天的笑点。好在客厅没有镜子,刘邦现在也没发现这一点,刘邦对张良摆出一副可怜的模样,“子房,这上面的字我都不认识,你讲给我听嘛。”张良正了正神色,拿过他手中的《十万个为什么》
以及《史记》放到一边,将手中的袋子递了过去,“我给你买了衣服,等晚上有人要来家里你这个样子,不行的。”刘邦一脸茫然,盯着张良看。
“谁啊?”
“萧何。”
“艹……老子的——。”
“不准骂人。”
其实刘邦并不是看不懂这书上的字,自从秦朝统一文字后,其实和现在的字有那么点相似,而且,张良拿给他的是古版书籍。《十万个为什么》是小侄子的,张良觉得借给他看好像也没什么。
刘邦实在是不能接受那书上写的东西,韩信他他他那么不识抬举,死了活该,有什么可怜的,杀了他是应该的,不然迟早我的位置不保,到这书上怎么就变成了我错怪了他?
我!不后悔!哼!

是我错了吗?

刘邦皱着一张脸,看了一眼张良,看了一眼从他手里拿出的一堆布。“非要穿这个吗?我觉得我以前的衣服挺好的。”张良果断拒绝。
“吃饭了吗?”张良问他。刘邦捂着肚子,摇摇头,“没。”张良深吸一口气,“想吃饭的话,就一定要换衣服,老是穿那件衣服,会感冒的。”
虽然不懂这其中有什么关系,但是——
“听子房的。”
“那我先——”
“铃铃铃——”张良的手机毫无征兆的响起。
瞄了眼来电显示,“萧狗子”。
“萧何?”
“张良,张良!帮兄弟一个忙!”
“没好事。不帮。”张良回口拒绝。
“嘤嘤嘤~你不能这样。好歹咱们也是——”
刘邦偷偷竖起耳朵偷听。
“惹你家小男友生气了?”张良问他。
萧何是gay,而且从他们共事那天起,萧何就坦白了。张良无所谓,只要不是我随便你。
那边的萧何明显愣了一下,沉默了一会儿。“没有,我保证绝对没有。只是,他说他对那个人有心里阴影。啊,我怎么早没想到。”萧何懊恼的顿脚。接着说,“除非,你能保证他明天还能去上课。”
“噗嗤。”绕是如此不爱笑的人也被逗乐了。“呵,别是你把人家弄得明天下不来床。”
“啊,那就这样了,晚上八点,拜~”萧何愉快的挂断电话,对身旁的人说:“搞定了。你放心吧,同样的事,绝不会有以后了。”那人假装生气,“你还敢有下次?”“不敢不敢。”
那人一头红色短发,眼睛却是蓝的透彻,一张略微稚嫩的脸,肩上背着一个背包,其实他是wz大学的大四学生。


张良真是搞不明白,为什么要这个人换件衣服那么困难,弄的现在都还没煮饭炒菜,等下人来了喝白水吗?嗯?好像还没烧水。
“不要!不要!我不要换这个奇怪的衣服!”一只紫色的东西满地打滚。张良正在寻思要不要给他贴张定身符什么的,门铃响了。
张良暂时放弃满地打滚的仓鼠球?
走到门边,开门。
看到来人,确实惊了——一秒。
“嗨!欢迎我吗?”萧何嬉皮笑脸的对张良打招呼。张良却表现出对他身边的人感兴趣。
“你好,我是张良。萧何的同事。”
“我是韩信。”
“挺……好的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其实,很心痛韩信啊。
要是人能转世的话,他这一世的确太辛苦了,太沉重了,如有来世,做个傻白甜多好。

韩信:喂,萧何。为什么你当初追我还要杀了我?
萧何:我啥时候追你了?难道不是你主动吗?(装傻)

关于抄袭

正义永远不会缺席,只是迟到了而已。
迟到了…………

他们是我唯一不变的信仰:

最近抄袭(剽窃)越来越多,各种换头文学络绎不绝


虽然说lof只是一个网络平台而已


但是网络平台维权并不是不可能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》


第四十七条 有下列侵权行为的,应当根据情况,承担停止侵害、消除影响、赔礼道歉、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:


  (一)未经著作权人许可,发表其作品的;


  (二)未经合作作者许可,将与他人合作创作的作品当作自己单独创作的作品发表的;


  (三)没有参加创作,为谋取个人名利,在他人作品上署名的;


  (四)歪曲、篡改他人作品的;


  (五)剽窃他人作品的;


  (六)未经著作权人许可,以展览、摄制电影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使用作品,或者以改编、翻译、注释等方式使用作品的,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;


  (七)使用他人作品,应当支付报酬而未支付的;


  (八)未经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、计算机软件、录音录像制品的著作权人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许可,出租其作品或者录音录像制品的,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;


  (九)未经出版者许可,使用其出版的图书、期刊的版式设计的;


  (十)未经表演者许可,从现场直播或者公开传送其现场表演,或者录制其表演的;


  (十一)其他侵犯著作权以及与著作权有关的权益的行为。


同时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》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》以及《侵权责任法》的有关规定,无论您是否具有完全民事能力,是否已满18岁,是否精神状况存在问题,您都应该为此承担侵权民事责任。同时,根据法律规定中的“替代责任”您的父母或其他与您有特殊关系的第三人,还可能会因为您的侵权行为承担民事责任。


法律从来不是摆设,以为是在网络这个虚拟的世界就没人可以管你了吗?自由的前提是受到限制,现在网络技术已经发达到了一定程度,想知道您是谁不过是分分钟就可以解决的事情。就算是上了法庭,法庭也绝对不会偏袒于您,最后的法庭费用也需要您来支付。


望您们在抄袭的时候好好考虑一下法律后果,别拿什么不知道法律当理由,法律可不会因为您不知道法律而撤销对您的审判。


针对人身攻击我再补一条好了


刑法第246条诽谤罪,是指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,足以贬损他人人格,破坏他人名誉,情节严重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,拘役、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。所谓情节严重,主要是指多次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;捏造事实造成他人人格、名誉严重损害的;捏造事实诽谤他人造成恶劣影响的;诽谤他人致其精神失常或导致被害人自杀的等等情况。


通过信息网络实施的第一款规定的行为,被害人向人民法院告诉,但提供证据有困难的,人民法院可以要求公安机关提供协助。


  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第四十二条
有下列行为之一的,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;情节较重的,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:  (一)写恐吓信或者以其他方法威胁他人人身安全的;  (二)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;  (三)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,企图使他人受到刑事追究或者受到治安管理处罚的;


法律不会缺席,正义也是。




[邦良]穿越时空的君主4

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。
啊,原来后人是这样说我的……且喜且怜之,呵

不管怎么说,衣服总算是换好了,只是过程不太顺利。

“子房?你!”刘邦一脸的“我就知道”。
张良瞥了一眼刘邦,心想,这个人果然还是很可疑,还是交给警察比较好,有事没事找警察叔叔。拿起手机准备拨打110,想到现在都晚上了,警察肯定睡了,作为一个五好公民,怎么能做出无辜打扰警察休息的事呢,算了,还是把这个人绑起来算了,明天再说。想到这里,张良看向刘邦的眼神都变了,刘邦下意识的后退几步,一如既往的,不论何时何地,自己最怕的都是这个——美人军师啊!

说白了,就是怂。
当初说走就走,比任何人都绝情,自己还没来得及说明心意就走了啊。韩信可以给他封地,给他钱让他留下,或者直接禁锢,萧何他本就不会离开自己,可是这个张良,他看不透,也留不住。张良不爱财不爱权,永远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,高冷的可爱。

无欲无求的人才最为可怕啊!

在刘邦胡思乱想期间,张良找来了一根绳子,趁着刘邦发呆,把整个人捆绑起来,然后长舒一口气,这下就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了。

刘邦先生还没反应过来,就已经被捆住了,自然免不了挣扎几下,没想到子房力气不大,捆绑的这么紧!

“呜呜呜,子房你不爱我了吗?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?”刘邦开始了耍无赖不要脸模式。

张良冷冷瞥一眼,拿起了胶带,打算把这张不安分的嘴给封上,算了,关爱智障儿童人人有责。

张良把刘邦丢在客厅沙发上就紧锁房门,即使如此也不忘了打开空调开关,然后才入睡。
总感觉好像忘了什么事?张良心想。

好在墙壁隔音效果好,一晚上倒也睡得安宁也不怕听到扰人的声音。

难得的熟睡,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,张良伸了个懒腰,模样懒散至极。也不知那个奇怪的人怎样了?张良想着来到了客厅,向沙发的方向看去。

沙发上睡着的人只露出一头紫发,看着很讨喜?

张良走近,轻轻的俯身蹲下,伸手想要摸摸那头紫发,这是用了了什么洗发水?怎么看起来这么柔顺,就跟给宠物摸头一样,目光慢慢的转向地上,是一根绳子,果然还是挣开了,本来也没想捆住他,想着放他走,没想到这人这么——顽强。

张良轻叹一口气,还是拿起手机拨号,手指在110的号码来回好几次也没按下去,也罢,也罢。
看来这人真心是个傻的。


上班时间——
“哇!今天的张良先生意外的帅气!”“嗯嗯!”“唉唉,你们看萧何怎么了?怎么一脸不高兴?”“大概是赌球,然后一个赢了一个输了吧。”某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理智分析。“哦!”
办公室都因为这两个人气氛都格外的奇怪。习惯了张良的低气压,突如其来的改变让人害怕,还我那个高冷男神主管!平时嬉皮笑脸的萧何突然低气压,众人的确有点不适应,都自觉的避开这两人。
这两个人怀着各自的心事在办公桌钱坐下,看着眼前的文件,脑中一片空白。偌大的办公室竟然就只有他俩搬动椅子的声音。
“你,身上的味道很奇怪?”萧何率先开口,鼻子还使劲嗅了嗅,“很熟悉的味道啊。”说着深深看了一眼张良,然后拿起杯子准备喝水。张良不语,只是回了一个眼神给萧何自己体会。萧何干咳几声,喝水的杯子也放了下来。“啧啧啧,我看你这是铁树要开花了。”
“不过,他好像还不知道。”张良一字一句的回道。
“哈哈哈,对了,张良,为了庆祝一下我成功脱单,请我吃顿饭如何?”萧何恢复了平常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,揽过张良的肩膀。张良懒得理会,“啧,哪祸害来的傻孩子………你们确认关系了吗?”
“那是。”
“好吧。那你家那位一起?”
萧何笑容更大了,“我的军师啊,你想如何呢?你要是觉得我会打扰到你我可以……”
张良一把打断萧何接下来的话还有搭在肩膀上的手,“请客就免了吧。想来我家就直说,还有,在外面别乱说话!”嘴里说着气话面部却是没有任何表情。
“那,择日不如撞日,就今天吧。正好,我和他也好久没见了……”萧何笑的一脸高深莫测。
“那好吧。”
“我不要吃外卖,啊,你做饭吧。”
“随便。”
“那就晚上见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Emmmm萧何的那位是谁呢?提示一下,西汉组的。接下来可能会雷,请及时避雷!警告!十级大雷警告!

[邦良]穿越时空的君主3


怎么全世界都在伤害单身狗?就连萧何也……
张良无奈摇头,什么时候也会受到这些的影响了?
被遗忘的的刘邦先是抱团瑟瑟发抖,然后看着地板上倒映着自己的影子,差点就不顾形象的往张良床上爬。不不不,你可是汉高祖刘邦,要是这都能被吓到传出去不要见人了。
没错,你可是有真龙之气包围的人,这样想着,伸出一只手指,戳了一下瓷砖上的倒影,想不到“那人”也像他指过来,刘邦按捺住心中的恐惧,朝地板拍了一下,瓷砖上的的倒影同样也“拍”了一下。

原来是镜子啊!刘邦在心底安慰自己,只是镜子而已,不用怕。听到声响突然回过神的张良猛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,直勾勾地盯着刘邦,“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在下刘邦。”
……

“我叫张良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穿着湿衣服肯定不舒服吧,我带你去换件衣服,怎样?”

是哦!刘邦才想来自己身上还穿着湿衣服,可能是见到子房太激动了,这都忘了。

但是,明明还是那张人畜无害的脸,明明还是那样平常的语气,为什么感觉背后一凉?

如此磨蹭了将近半个小时,刘邦终于换好了衣服,张良扶额叹息,这人当真是……无话可说。

回到换衣服那会儿:张良在衣柜里翻来覆去的找,勉强找到了一套凑合穿的衣服——睡衣。刚想叫刘邦过来试衣服,没想到这人跟镜子杠上了,你一句我一句不亦乐乎,张良心中嘀咕这是哪家精神病院跑出来的?刘邦竟然还拉着张良,指着镜子,说:“子房子房,你快看,你也进这里面了!”

丢人玩意。

“那是镜子。”
“……”
“镜子”
“哇!原来我这么的英俊帅气!”
张良抄起手上的衣服,扔了刘邦一脸,“明天就把你送到精神病院。”啊,心好累,神啊。

张良没注意到,他丢给刘邦的睡衣是他小侄子上次来忘带走的。

刘邦一脸纠结的看着手中莫名其妙的布?看向张良,委屈的说:“子房,就算你要惩罚我,也不至丢块布给我遮身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而且,这是何物?”刘邦指着衣服上的仓鼠图案。不仅如此,这衣服仅仅直到刘邦的胸膛,腰完全露在外面,遮都遮不住,还穿反了,能不能好好了。

果然还是小了。张良想。伸手就去拉扯他的衣服,硬是把这件小的不能再小的衣服扯坏了。看着这一堆破布,张良在脑子里飞快的想了一下,下次给小侄子再买一件就行了。也不管其他,一心只想给眼前这坨基佬紫换身衣服,之前那衣服,说实话,当真不怎么行。

这么“亲密”的举动在刘邦眼里看来就完全不一样了。我的子房何时这般主动了,呜呜呜,终于开窍了吗?

张良一顿翻找,从衣柜底拉出一件浴袍,张良仔细打量了刘邦的……身体,和浴袍的大小,差不多凑合。呵,我才没有担心他会不会感冒,只是嫌弃他的衣服而已。然后,帮他穿……

都是男人,这没什么。

“呜呜呜,果然还是子房你对我最好了。我当初怎么就舍得放你走呢?”
张良无意识的应了一句:“那,你是怎么对待韩将军的?”

话说出口,连张良自己都惊了。竟然说出口了!
失策失策。

[邦良]穿越时空的君主2


妈呀,懒癌发作……



张良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,别说这个了,正常人都不会大半夜无故跑别人家,谁会大半夜的没事跑到别人家来呢?而这衣服……张良伸手摸了摸,很光滑,很结实,穿在身上一定很舒服吧……一看就是能经常穿的衣服,怎么看不是那种脆弱穿不了几次的衣服。想着顺手打开了淋浴器,热水缓缓流满浴缸,兴许是感受到了水的温度,男人艰难的睁开了眼,原本暗淡无神的眼眸,在看到张良的一瞬间,亮了起来,“子房!是你吗?”明明连睁眼都没力气,说话声却丝毫不虚。张良看着那双眼眸,微微愣了愣神,就这么一刻,张良感觉自己被那紫色的眼眸深深的吸了进去。

那人也不顾张良会不会拒绝,就直挺挺的从浴缸里起来,一把抱住张良的腰,嘴里喊着,“呜呜呜,子房,没想到地府了还能遇上你,好开心……”张良扶额,这人别是个傻子,看来还要把人送到医院去治治,人和人的头脑差距怎么这么大呢?

张良半天没反应,刘邦抱着他说的更欢了,“子房,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,一想到你在那偏远的地方,几年都不能见一次面,我的心就哇凉哇凉的,我不能没有你啊,子房。虽然我有萧相国,但是他没你漂亮啊,”说着,偷偷瞄一眼张良。

张良冷静的看着刘邦,“你在里面泡了那么久了,真的不打算出来吗?”刘邦反射弧巨长,“是哦,我说我腰怎么那么酸,等等……啊啊啊,我的衣服啊,这个可是很贵的!”

刘邦起身,想要从浴缸里面出来,却死死盯着这白白溜溜的玩意,然后又看向张良,“这是……”张良二话不说,抓住刘邦的一只手就往外拖,也不管那人硌疼没,“这是浴缸,洗澡用的。”拖到一半,没力气了,直接直接把人摔地上了,张良想着,这人本来脑子就不好使,要是这么一摔,要真摔坏了,自己可能就要养他一辈子了。

刘邦皮糙肉厚,自然是摔不坏的,反倒是自己先吓起自己来了,“啊啊啊,那个是个什么东西,怎么还会发出声音?妖怪!子房你快看,是不是妖怪要出来了啊!”张良看过去,原来是手机响了,然后联系人头像就出现了,这是没见过手机吗?张良担忧的看了刘邦一眼。

张良走过去接起手机,是萧何。
电话那头传来了萧何特有的声音,“张良,睡了吗?”张良回头看了一眼刘邦,眼神里尽是嫌弃。

“还没。”

“你听说了吗?今晚有百年难得一见流星雨,你看到了吗?你,有没有趁机许愿啊?”
我敲里吗?

“没有。”

“我还以为你又会许个愿,要个女朋友什么的呢?”

“萧何,你大半夜的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?”张良有些怒气,大半夜的打扰我睡觉就是为了这个?

“我,萧何,现在正式脱单了,回头记得份子钱,拜。”说完,就挂断了电话。

反观张良,没有想象中的生气,或者懵逼,只是一脸淡然的说了句:“我就知道……”随后整个人倒在了床上。

啊,终于能睡个好觉了,今天怎么这么多事?

喂,那里还有一个瑟瑟发抖害怕的仓鼠球啊。

[邦良]穿越时空的君主(1)

文笔很渣,求轻喷啊。ooc有些严重,据说,张良能和神说话。




若世有神明,那我恳请神明赐予我一个女朋友,算了,男朋友也可以,我不挑的。今天的张良还是在睡前许了这样的愿,张良,据说和古代那个谋圣同名同姓,听说那个谋圣长的挺漂亮的?面若妇人?这什么鬼形容?
这就导致一件事情——张良常常对着镜子看自己的脸,看看是自己好看,还是那个所谓的“谋圣”更美,情到深处还忍不住称赞几声,同一个办公室的萧何表示不理解,这人别是个傻子吧,平时看挺高冷的,怎么现在宛如一个智障?这都不是最重要的,你就不能学学我,你看我,我就从来不说自己聪明!
今天的张良照镜子了吗?
嗯,今天良也很好看。
今天的萧何也想换班公室。

这天,张良照常对着月亮许愿,唯一可惜的就是天上没有月亮,说完那番话,正准备睡下的时候,突然听到阳台外传来了奇怪的声音,悉悉索索的,难道是进小偷?张良想自己家里也没有什么值钱东西,平日里也低调的很,在张良思考的这段时间内,外面的声音逐渐清晰了,也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一个黑影子,是一个人的形状!
难道是鬼?不,鬼怎么会有影子?啊,上帝保佑。
本着这世上没有鬼的信念,张良慢慢凑近阳台落地窗,可真走到了落地窗前,心脏却没有想象中剧烈的跳动,反而意外的平静。张良深吸一口气,猛地拉开落地窗,扑面而来的是淡淡的血腥味,和一个男人。是的,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,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,穿的一身基佬紫,头发也染的一头基佬紫。那人身上并未看出有受伤的地方,血腥味又从何而来?这才是张良唯一关心的事,要是这人死在了自己家里,要怎么跟警察解释,啊,不对啊,直接交给警察不是更方便吗?
那人凭着最后一丝力气,睁开眼看了一眼张良,嘴里吐出两个字,“子……房”说完就昏倒在张良身上了,喂?是妖妖灵吗,有个穿的一身基佬紫的变态闯到我家来了,这是张良的第一反应,感受了一下身上的人,想不到看起来年纪轻轻的,却也么重一个人。
张良半拖半拉的把男人弄到了浴室,至于为什么没有放到床上,脏!直觉就感觉这个人特别脏,怎么都要先做个清理,比起这个人的身份,还是自己眼睛的更重要,突然一团基佬紫给刺激到的良良暗想。
张良连拖带拽的愣是把男人拉扯到了浴室,当真不是张良平时缺乏锻炼,而是这男人实在是太重了,要用两只手才拖得动好吗?浴室里,张良寻思着是直接把他扔浴缸里,还是就这么直接扔浴缸里?张良原本想帮这男子洗个澡的,看到这男子身上的衣服后,果断直接扔浴缸里。
这什么衣服?coser?

王者荣耀 [信白]女装

  好像严重ooc😂大乔姐客串一下

有没有想过,如此高大威猛的人,穿上裙子是何种模样?
  俗话说得好,天道好轮回,苍天绕过谁?任你跑遍王者峡谷,任你三段位移,也拦不住大乔姐送你回家,你乔姐永远是你乔姐。
  看到大乔一脸怪笑的向自己走来,韩信只觉得背脊发凉,此地不宜久留。
  “国士无双!”
  “决断之桥!”
  “!!!!”
  “还跑吗”大乔笑嘻嘻的看着浑身湿淋淋的韩信。
  韩信撇过头去不理她。
  大乔见状,自言自语起来。
  “我记得我妹妹昨天刚丢了一双鞋,我刚刚好像看到你家里有一只鱼,那是鲲吧,哦还有狄仁杰的令牌,李白的酒壶,还有,还有......你说,我该不该......”大乔依旧笑笑。
  “姐。”
  社会你乔姐,人美,没话说。
  “嗯哼。”
  在大乔的各种威逼利诱之下,
  于是——————
  一只女装跳跳就产生了!
  头发散落下来,垂在脑后,穿着一身白色裙子,胸口垫的假胸,露出的大腿上还有未刮干净的腿毛。(ヾ(Ő∀Ő)ノ)
  韩信两只手紧紧抓住胸口衣服不放,凭什么让他穿这么羞耻的衣服,我不要面子的啊!
  “呦,这不挺好看的吗。”大乔打趣道。
  .........好像,还挺好看的。韩信自我安慰道。
  “不行了,不行了,我忍不住了。噗哈哈哈哈哈!!!!”大乔发出一阵狂笑。
  乔姐,你人设崩了哦,良心不会痛的吗?
  大乔没有任何良心不安,反而很开心。
  “拜拜~我刚好像看到李白了哦~”大乔说着就飘走了。
  韩信,李白,这两奇葩整天为了野区归属问题——可以从我方水晶吵到敌方泉水,结果蓝被路过的诸葛默默拿走了。
  卧槽?!!李白!
  要是被他看到我这幅模样,我的一世英名就要毁了啊!韩信内心无比混乱的......
  韩信转身欲离开这里,不料李白快人一步,“将进酒,杯莫停!美人别急着走啊~”
  李白喝的熏醉之际,看见眼前站着一人,此人看不太清楚,但单单从那秀丽的头发可以看出,是个美人,李白想。
  这一刻,韩信内心是要崩溃的,这李白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还喝醉了!
  李白见那美人对自己不理睬,主动凑过去,用醉醺醺的语气说:“美人~一起喝一杯吗?”
  “滚,老子是男的。”
  “只要是美人,本大人都不会在意的~”
  也不知这李白是真醉还是假醉,说出的话这般...这般不要脸!韩信想,以前怎么没发现呢。
  “美人~”
  “...”
  “美人~”
  说着,还动起手来了,一双爪子在韩信胸口一阵乱摸,倒摸出了两圆圆软软的东西,轻蔑的哼一声,丢掉了。
  此时若是抬起头来,就可看到韩信那张黑的煤炭的脸了,韩信嘴角抽了抽,微微俯下身对着李白耳朵说:“李白,你可要记得负责啊...”
  说罢,拦腰抱起李白,李白捏着韩信身上的肉,不以为然道:“哼,根本没有那些小姐姐的软。”
  “哦,是吗?”韩信脸上的笑容愈发变态,“说吧,你摸过哪些小姐姐呢?”
  直到回家,这一路上都是韩信抱着李白,不曾放下,在外人看来,就好像野蛮女友抱着她的男朋友,不过,这野蛮女友好像有点好看?
  这一路上,李白也不曾停止他那双不安分的爪子,一边乱摸,还一边比较那些小姐姐多香多可爱。
  韩信在心里咆哮,老子一个男的,怎么跟那些个女人比?
  “李白,你可要负责哦?”
  这是李白在被放到床上时,听到的最后一句话。
  
  韩信喜欢李白,喜欢李白那肆意的潇洒,喜欢他打蓝时的模样,喜欢他的声音,他的名字,他的一切,可惜,可惜,这个男人脑子里只有蓝爸爸,酒还有美人。
  这一身可还是用一个蓝爸爸和一个红爸爸换来的,果然物有所值。
  社会你乔姐!
  
  要是李白第二天醒来看到韩信家的酒壶,会做何感想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