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昊皓

写自己想写的

萧信——月下

呜呜呜!我来交党费了!



  “韩信,你当真要离开吗?”
  韩信头也不回,冷漠的说“既不得汉王重用,信留在这也没什么用处,倒不如早早离去,隐居深山,也是快事一件。”
  “那,你不走可以吗?”萧何尽量控制自己的语气,把慌张脆弱都藏在心中。
  “萧丞相为何如此挽留信。”韩信转过身来,双目直视萧何,试图从其中看出什么来。
  这一刻,韩信惊住了,他在萧何眼中看到了许多他不懂的情愫,竟然有些动摇了。
  “韩信,你跟我回去,也许别人看不出,但我知道,你乃是不可多求的将才!”这次萧何坚定了自己的内心,乱世之中,任何的情感都是那么微不足道,更何况……
  韩信听了,仰天大笑。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好一个不可多求。”韩信用遮住自己的眼里的绝望,后退几步,“萧丞相,你可看得见我身后的河水。”
萧何不语。

“丞相你可知,有些事情就像这河水,只能往前,不能后退。”韩信对萧何说道。

  萧何握紧了拳,隐忍了很久的感情在这一刻爆发出来,他冲上去抱住韩信然后一起滚到了地上,韩信不怒反笑,“萧丞相这是担心我吗?”萧何压在韩信身上,对着那一张一合喋喋不休的嘴就吻下去,萧何没有任何经验,他轻轻的在嘴上厮磨,软软的,然后长驱直入加重了这个吻。
  韩信感觉嘴上突然多了一个柔软的物什,然后来不及反抗就被萧何控制住了手,韩信被萧何吻的晕乎乎的,大脑瞬间死机,只闻到一股兰花香。
  良久,萧何从韩信身上起来了,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,伸手想要把韩信也拉起来,却被韩信一手打开了。
  就这样,萧何站着,韩信躺着。
  韩信用手挡在眼睛上,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太突然了,现在也还是晕晕乎乎的,甚至有些想哭。
  萧何站在那,一动不动,他在回味,回味那个吻,可能以后都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……
  韩信躺在地上,想了好一会,坐起身看着萧何,对他说:“我跟你回去就是了。”
  “当真?”萧何喜出望外。
  “只是,萧丞相,我可是有条件的。”韩信慢悠悠的说。
  “……讲。”萧何的声音带着些许颤音。
  “萧丞相,我的要求很简单……”韩信不急不慢的说,萧何却是心提到嗓子眼,“就是,亲我之前记得跟我说一下。”说到最后,耳尖子竟然都红了,见萧何不答他,韩信接着打趣道:“丞相你刚刚那一下差点没把信的内脏给吓出来,要再来一次,信怕是得提早去见双亲了。”
  
“那你亲我是不是就可以不告诉我了?”萧何努力维持自己丞相威严中,

“丞相你不觉得应该让一下晚辈吗?”韩信冷静分析。

  “萧丞相,其实,我并不反感你刚才那么做。”说着,韩信对萧何露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
  多年以后,萧何将韩信领到长乐宫,韩信进门之前,也是那样看着萧何,那样对着他笑。

  “谢谢你……萧何,保重,”

  这是萧何第一次听到韩信叫他的名字,也是最后一次。

  萧何转身努力不去看韩信,却是止不住的心痛,原来心痛是这种感觉啊…

  萧何月下追韩信,追的是人还是心?

  “韩信,我对不住你,可是……我只能这么做,为了汉王的江山,你必须死!”萧何悲痛欲绝之时,这样安慰自己。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