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昊皓

写自己想写的

[邦良]穿越时空的君主(五)——重修

  萧何笑嘻嘻的揉了揉韩信的短发,“乖嘛。”
  韩信别扭的转过头去,冷哼一声。
  “每次都是这个理由,你看吧,等我毕业了,我肯定每天盯着你,免得你背着我在外面找人。”
  萧何哭笑不得,“我都说了,没有的事。托张良的福,都没有人敢靠近我们办公室。”
  “张良!张良!又是张良!萧何你张嘴闭嘴的就是他,你跟他过去吧!”韩信气冲冲的别过身子。
  萧何什么也没说,安静的坐在韩信身边,伸出手抱住他,把头放在他的肩膀上。
  萧何低低的说:“我说我和张良一千多年以前就认识,你信吗?”
  韩信不为所动,但也没有拒绝萧何的动作。
  沉静许久,韩信开口了。
  “你是说西汉的那个萧何和张良?”
  萧何看到韩信理他了,激动的抱紧韩信,“呜呜呜!宝贝!我刚才还以为你要说分手!”
  韩信有意逗逗萧何,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,“是啊,在想跟你分手以后跟谁在一起,听说体育系有个叫赵云的……”
  不待韩信说完,萧何就生猛的扑倒了他。
  “我不准!我不准分手,我不同意。”
  这时,萧何才看到韩信脸上的笑意,当下就明白了过来。
  萧何惩罚性的在韩信脸上咬了一口,“嗷!以后不许这样了,听到了没?”
  韩信笑意不减,推开萧何,认真的对他说:“我刚才只是在想历史上还有谁叫萧何。”
  萧何冷哼一声,“有我一个萧何不就够了,还想有几个。”
  韩信反而认真的对他说:“这个是说不准的,说不定除了唐代李白,还有人也叫李白……”
  萧何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,用吻堵住了他。
  韩信这次没有推开萧何,反而前进一些,加重这个吻。
  绵长的吻结束,萧何看着气喘吁吁的韩信,笑了。
  萧何问韩信:“那你到底是信了还是不信?”
  韩信不假思索的说:“您能证明吗?”
  萧何笑笑不说话。
  韩信说:“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。”
  “信信!我错了!我说我说!我都说!”
  张良家——
  张良对于这个来自过去,且对现代社会一无所知的刘邦,很是费力。
  不过好在,张良没让他出门——当然他也不会出门。
  张良花费一天的时间,总算是教会了刘邦这些东西的名字,以及用途。
  最后,张良疲惫的倒在沙发上,刘邦则是小心谨慎的试探了一下,才放心的坐下。
  张良无心也无力去告诉刘邦,这是沙发,不会有危险的。
  张良半眯着眼睛,看着刘邦,问道:“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?”
  刘邦冷静的想了一会,说:“我想知道大汉后来怎么样了。”
  张良微微愣了一下,顿时腰不酸了,腿不疼了,走路都能蹦三蹦。
  张良抓着刘邦的肩膀,对他说:“你知道吗?刘老三你一个人,就带歪了大汉百年直男血统!”
  张良难得爆粗口,但这也是他一直想问的,刘邦你到底是不是背着我找男人了。
  刘邦不明所以。
  张良起身径直走进了房间里,不一会,他出来了,手里还拿着一本书,书上写着:《史记》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