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昊皓

写自己想写的

云亮:桃花劫(上)

  第一人称视角,欢脱向,ooc有。


我是武陵仙君,我没有名字,但是大家都这么叫,那我就叫武陵仙君吧。
  
  我承认我长的很好看,但是,求姻缘的请往那边走!我的本体决定了我衣服的颜色,但我真的不是月老!
  
  一个仙活久了,也开始关心别人的事情了,听说又有一个将星下凡去了,我摇摇扇子,感慨着这人间到底是怎么个模样,怎么总是有仙友下凡去。
  
  终于有一天,姜子牙找到了我,我还以为他老来又一春,准备告诉他月老在那边……
  
  他告诉我,我命中该有一劫,若不能渡过,恐有天劫的危险,我想了想其中利害关系,决定了,下凡历劫去。
  
  临走前,姜老头悄悄跟我说,他有一个徒弟,不慎掉落凡间转世为人,如果遇见了,不要为难他,他说他徒弟叫张良,是个死心眼的,若多有得罪,请我海涵。
  
  我胡乱的答应了,人间那么大,遇见都是一种缘分,没遇见我也不用担心什么。
  
  于是,我来到了人间。
  
  现在我叫诸葛亮,字孔明。
  
  现在我居住在草庐里,我有一个扫地童子,除了每天看看书种种地以外,就是等待。
  
  姜老头跟我说,要我在这里等,等一位皇室后人,等到这人以后,我才算是正式历劫。
  
  
  
  在完美的错过两次后,我终于见到那个连续了三次拜访我的人。
  
  他叫刘备,他说他是中山靖王之后,行吧,就是他了。
  
  他来请我出山,为他出谋划策,打败他的死对头——曹操。
  
  于是我想了想,当着他的面分析了一下天下局势,然后他激动的就想冲上来抱住我,不过,躲开了。
  
  我那么可爱为什么要给老男人抱?
  
  于是,我便成了刘备的军师,军师的生活虽然有些辛苦,但总算没有过去那么无聊了。
  
  
  
  不得不说,军营这么大,却也尽是些糙肉汉子,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个面容清秀的,上去问个名字,结果竟是个结巴。
  
  哎,每天都是一群糙汉子,看的眼睛有些隐隐作痛。
  
  刘备也就是我的主公,看我每天打不起精神,竟然傻乎乎的跑来问“军师怎么每日都这么垂头丧气的,可是哪里委屈了?”
  
  我就告诉了他我的想法。
  
  主公听了后,神秘的笑了,一副我懂了的表情,然后他拉来了一个人到我面前,指着对我说:“军师看子龙可还顺眼?”
  
  原来那天那个结巴叫子龙啊……
  
  主公接着说:“军师要是喜欢,今晚就送到军师营帐里去。”
  
  主公误会了我的意思……但又好像没毛病。
  
  果然,当晚子龙就来到我的营帐,一副怯生生的样子,紧张的坐在床沿。
  
  烛光下,我仔细看了看他,穿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,长的倒也算是俊俏,只是比我还差一点。
  
  “你多大了。”我问他。
  
  他头也不抬,回答道:“21。”
  
  “你过来。”我示意他走近点,好看个清楚。
  
  他不为所动,我轻轻的笑了。
  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
  “赵云。”他抬头了,眼眸亮晶晶的,甚是好看,我想,这大概就是我的劫吧。
  
  “好名字。”名字有些耳熟,只是不记得哪里听过。
  
  我从来不是一个禁欲的人,以前也不是禁欲的妖,大概是神仙当久了,我周身都散发着“生人勿扰”的气息吧。
 
  对我而言,看顺眼了做也无妨,只是,我不喜欢强迫。

  我走到屏风后面,那里有一大桶冷水。
  
  我素来不用热水洗澡,冷水能够使我清醒,我需要一个随时清醒的大脑。
  
  我脱下衣服,慢慢进入桶中,整个人泡在水里,发热的身体逐渐恢复清凉,脑袋也清醒许多。
  
  待我穿好衣服,走出屏风,小将军还乖乖的坐在床沿,这傻孩子不知道趁机离开的吗?
  
  
  不走算了,顶多就是多一个人抢被窝。
  
  我走到床边,忽略了他慌张的眼神,拉来被子就钻进去,我冒出一个脑袋,示意他进来睡。
  
  “晚上冷,把外衣鞋子脱了进来睡。”
  
  我想了想,接着说:“你踢被子吗?”
  
  他摇头。
  
  虽然赵云犹豫了,但他还是依言照做。
  
  往里面缩了缩,给他留出大块位置,年轻人正值长身体的年纪,蜷缩着身子睡不利于长高。
  
  我伸手抱住他,他身体抖了一下。
  
  “睡吧。”
  
  好累,我抱着他很快就睡着了,他身上有一种安心的感觉,真好。
  
  我不知道,直到后半夜,他也没睡,他挣脱我的拥抱,没有离去,反而把我紧紧抱怀里,难怪我觉得突然温暖好多。
  
  
  后来,三分天下,而我摇身一变,从军师变成了丞相。
  
  赵云则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了大将军。
  
  我们之间的距离更近了。
  
  我从书上得知,数百年前高祖皇帝身边有一个人也叫张良,我不确定这个人是不是姜老头的徒弟,不过,可以知道的是,我们不会有交集了。
  
  人算不如神算,神算不如天算。
  
  自从赵云那孩子当上大将军后,一改之前的羞涩,有事没事都来看看我,得了什么稀罕东西,也都拿来与我分享。
  
  他很容易脸红,特别是看到我的时候。
  
  有趣之至。
  
  生命漫长而无涯,多一人陪我倒也不错,我打定了主意,要是渡劫后还能活着回到天界,一定要把这人带回去。
  
  
  
  神算不如天算,我哪里知道,此人正是我的劫。
  
  
  
  我至始至终也不曾知道,我到底是渡劫成功,还是这一切都是一个局。

评论(2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