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昊皓

写自己想写的

云亮:桃花劫(中)

第一人称视角,欢脱向,ooc有

刹车警告⚠️伪亮云警告⚠️

(上)"http://xiaofengzi578.lofter.com/post/1f2342ea_12c392ce2



想象一下一头黑长直的亮亮用那种姿势做在你床上~

















出现了,姜老头的徒弟……
  
  自称是一个云游的道士,途经此地,听说我们主公叫刘备后,特来拜访。
  
  带话的小兵说,那人说他叫张良。
  
  想不到这里也能见到仙友……
  
  赵云你别拉我!我要看!我要看!
  
  我早就听说姜老头有两个徒弟,一个貌美如花,一个也还不错……
  
  赵云你放手,我告诉你我今天要是让你抓住了,我跟你姓。
  
  赵亮那么难听我才不要……
  
  结果还是主公把人带来了,他说我们一定谈得来的,说完一脸笑嘻嘻的走了。
  
  赵云松手了,乖乖站在一旁。
  
  那人轻轻拱手,道:“在下张良张子房。”
  
  我看他身上还浮绕着些许仙气,应该就是姜老头口中的徒弟了。
  
  我看着眼前的人,“姑娘”二字差点脱口而出,此人胸部平坦,应该是男子,那叫“公子”吗?但是此人自带体香啊。
 
  我想了想,叫仙友好像也不合适,会暴露身份的。
  
  我想起了姜老头的嘱托。
  
  “前辈!我们私奔吧。”脑子一抽,我激动的握着他的手。
  
  
  
  其实,我不太理解这个词的意思,只知道是两个人偷偷离开的意思。
  
  前辈愣住了,赵云则瞪大了眼睛看着我。
  
  然后,手也抽了……
  
  我伸手抓向了前辈的头发,前辈没有抗拒,怎么说呢,手感真好。
  
  作为一个拥有黑长直的男人,我才不会羡慕那些卷毛,更何况还是奶卷!
  
  前辈推开我的手,笑了,只是一下,然后就恢复了原状。
  
  我悄悄看了赵云的反应,脸全黑了……还想过来拉我,哼。
  
  
  
  一定是跟军营糙汉子呆久了,脑抽完手抽,真是应了那句话:
  
  “智商太低会传染,离我远点。”
  
  
  
  赵云很受伤的看了我一眼,没有理我,拉开我和前辈的距离,向前辈走去,婆婆妈妈的跟前辈说了一大堆。
  
  “丞相是我们蜀国的宝贝,军师对我们很重要的。”
  
  宝贝?
  
  “一个军队不能没有一个好的军师,所以不能跟子房先生走的。”
  
  这小子说的好有道理,但我就是要反驳!
  
  “凭什么……”
  
  话没说完,他就开始对我啰哩巴嗦了。
  
  “军师啊,主公对你也不差吧,想当初主公为请你出山,多辛苦啊,你既然跟了主公就不要……”
  
  吵死了,我当初怎么就想着要把他带走啊!
  
  受不了他了。
  
  在我再三保证后,他才露出放心的表情来。
  
  真是很奇怪,他一个将军为什么跟个管家婆一样烦。
  
  我偷偷瞄了一眼前辈,前辈竟然偷偷笑了……
  
  我实在忍不住了训斥了赵云一下,然后他闭嘴了,同时也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来。
  
  我选择忽略他。
  
  “智商太低会传染,离我远点。”
  
  说完我来到了前辈跟前,前辈眼睛上带着一个奇怪的圆片,身上穿的也是没见过的衣服,唯一看的明白的就是怀里有本书。
  
  前辈不愧是前辈,穿着打扮都异于常人。
  
  “前辈从何而来?又要到哪里去?”
  
  “从西洋回来,去哪里?走到哪算哪,只要能找到他。”
  
  “前辈寻人?”
  
  前辈笑了笑,说:“不论如何,我会一直走下去的,直到找到他……或者我死心。”
  
  “祝前辈早日找到所寻之人。”
  
  前辈拱手,说他就此告辞了。
  
  前辈走了,可这还有个麻烦要处理。
  
  赵云一直跟在我身后,我走到哪他跟到哪,成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
  
  他一个大将军怎么跟个管家婆一样烦啊?
  
  心烦意乱之际,我进了赵云的帐篷里,往深处走去,大大咧咧的坐在他床上。
  
 [诸葛亮身体后倾,衣领微开,两手后撑,两腿交错并与床上]
  
  赵云还是一脸委屈的模样,我都没委屈呢你还先委屈了?瓜娃子欠削?
  
  赵云走近我,把头埋在我腿间,双手搂住我的腰,低低呜咽着。
  
  “你怎么了?”
  
  “你为什么摸他?”
  
  听他这么一说,我才意识到我刚才的举动有多失礼,没被骂也应该归于前辈良好教养,好险。
  
  “所以呢?”
  
  “军师你为什么不摸摸我呢?我很乖的,你说什么都会做的。”
  
  赵云抬起头直勾勾的看着我,而我,在他的眼底看到了一种名为欲望的情愫。
  
  我冷笑一声,什么都可以做吗?
  
  我伸手抓弄着赵云的棕色头发,很软,手感也很好,竟然有些不忍松开了。
  
  我捧起他的脸,指腹慢慢滑过脸颊,我看着他:
  “真的什么都可以吗?”
  
  我看清了,那是一种想要吞噬掉你的欲望。
  
  “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哦~军师。”
  
  赵云的笑勾人心弦,然后一步一步将人拖到深渊。
  
  我伸手解开汗巾,把裤子褪下一些,对他说:
  “含住它。”
  
  赵云没有半分迟疑,张嘴含住了我的下体,我能感受到它正处于一个温热湿软的地方,他的舌尖舔着下体的根部,一下一下……褶皱也舔平了。
  
  “嗯啊……”
  
  这感觉,妙不可言。
  
  以前也曾有女人为我这样做过,只是怎么都来不及男人的爽,毕竟男人最懂男人,特别是当那人是小将军的时候……
  
  我抓紧他的头发,想让他更深一些……
  
  “呜……呜……呜”
  
  “啊……”
  
  射了……真是糟糕的体验。
  
  我听见了很清晰的吞咽声。
  
  他毫不抗拒,就这样一滴不落的把我的那些玩意全部吞下去了,还意犹未尽的舔了一下嘴唇,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我。
  
 
  我勾起他的下巴,语气温柔地说:“小将军,今晚洗干净了来找我,我等你。”
  
  说完,我干净提起裤子,几乎就是跑着出去的。
  
  
  我有预感,再不离开今晚就交代在这了。
  
  
  赵云他想吃我啊!!吃人啊!要死仙了!
  
  
  书上看到过,灾荒没有粮食,就出现了人吃人,难道现在缺粮?这种事主公应该知道,去问他比较好。
  
  我得好好问问他,最近军中是不是缺粮了,赵云看着我的眼神分明是想吃我!
  
  
  
  军中不缺粮……
  
  晚上小将军就回来我这里——真想把他按在身下听他求饶的声音呢。q

评论(6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