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昊皓

写自己想写的

韩信的铲屎官日记(二)

cp萧何×韩信  副cp刘邦×张良


变成猫的良和变成仓鼠的邦帮韩信追夫的故事


是和 @七海der鱼 的联文, ↖↖↖上一篇戳)快,收好你的惊吓大礼包







~~~~~~~~~~~~~~~~~~~~~分割线( •̀∀•́ )


  良喵抖了抖耳朵,下意识问道:“男的女的?”仓鼠邦扭了扭腰,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,“当然是男的啊。”良喵听后一爪子拍飞了仓鼠邦,并在仓鼠邦滚到墙边之前,及时按住了他。把仓鼠邦在爪下揉了揉,感觉手感还不错,就多滚了滚,开始了难得一见的长篇大论,刘邦啊刘邦,你怎么可以gay眼看人基,你知道韩信性取向男的女的吗?你怎么确定就是对门的?万一对门那个是个大直男,韩信怎么办?仓鼠球你良心怎么可以这么黑,虽然不给韩信凑对咱们变不回去,但是你这样子……话没说完,仓鼠邦就在良喵爪下疯狂“吱吱吱”的叫起来。


嘤嘤嘤!阿良你凶我。韩信他要是直的算我输,你想啊,这些年有那么多女生给他情书你看他拆开过吗?他要是性冷淡咱俩就是把床拆了他也能闷头睡的跟死猪一样,哎呀呀,还有啊,能和咱们住这么久还没搬出去还能直的出去?都弯成蚊香了。


良喵把仓鼠邦从爪子下放了出来,眯着眼看着他,那萧何呢?


仓鼠邦站直了小身板,爪子叉腰,阿良啊,我跟你说,那个萧何我碰到过几次,确认过眼神,是同类的气息!


良喵扫了扫尾巴,示意仓鼠邦上来,然后侧耳听了听房里的动静,很好,韩信在洗澡。虽然说早上洗澡的确有点不合常,但韩信为了避开两狗男男“事后”,早上洗澡已经成为了习惯。良喵带着仓鼠邦轻巧的从窗户跳出去,准备到对门探探路。


一猫一鼠来到萧何门前,却因为身高不够按不到门铃。良喵比划了一下自己的爪子,想想自己就算拍门也没多大动静,干脆露出指甲,在萧何门上用力的刮起来,仓鼠邦见状,大声地叫喊起来,小爪子也用力爪了起来,虽然在人类听来就是一声声尖锐的“吱吱吱”。


难得假日在家休憩的萧何刚准备看电视就听到门外一阵“呲呲呲”刺耳的声音。萧何本以为是恶作剧,可是噪音持续了好一会,萧何决定出去看看,要是真的是有小孩恶作剧,也正好抓个现行,然后交给家长好好教育一下才行。


就在仓鼠邦累的爪子抽筋的时候,萧何突然打开门,好在动物的听力比人类敏锐很多,良喵早早的避开了,然后萧何一开门就看到门口站着一只老鼠!萧何手不受控制的就把脚上的拖鞋往仓鼠邦砸去。


就在拖鞋距离仓鼠还有几厘米的时候,仓鼠邦一个侧身,猛地往地上一趟,四肢朝天,“吱吱吱”大叫几声,身体还拼命的抽搐,仿佛吓得不清。萧何看到这一幕,呆立在原地,擦咧?这年头老鼠……不对,这是仓鼠。仓鼠都会碰瓷了?


萧何还在想公寓里怎么会有仓鼠的时候,仓鼠邦已经在交代“遗言”了。


啊,鼠生艰难啊。阿良,我跟你说,我在床底下还藏了一袋瓜子,我没让韩信知道……要是我不在了……

良喵比划了下自己的爪子,放出尖尖的爪尖,啪的对着仓鼠邦的腿来了一爪子。顿时,仓鼠邦腿就就多了一道红痕。虽然看起来很严重,但其实只是皮外伤。


良喵突然大声“喵喵”叫起来。萧何才看到旁边还有一只猫,貌似和这只仓鼠是一起的?当看到对面屋里跑出来人后,萧何深深怀疑他们是不是算计好了来碰瓷的,竟然连小动物都不放过!


韩信听到良喵的叫声,以为出什么事了,连衣服都来不及穿。裹着浴巾就出来了。结果急匆匆的跑出来就看到刘邦躺在地上,还时不时抽搐几下,腿上是一条明显的红痕。

  

  韩信顾不得那么多,直接冲了过去。虽然刘邦经常害的他不能好好睡觉,但他变成这样也是因为自己,要是真的发生什么意外,他会良心不安一辈子的。

  

  韩信小心翼翼的捧起仓鼠邦,轻声问道:“刘邦你还好吗?别死了啊。”

  

  动物的嗅觉比人类敏锐,韩信靠近的一瞬间,良喵就闻到了一股沐浴露的味道,薰衣草味道的。良喵甩甩脑袋,退到了萧何脚边,打算看看韩信的反应。

  

  一边的萧何看着突然跑出来的韩信,眼神微微一愣。韩信急着出来头发没扎衣服没穿只是裹着一条浴巾。长发沿着身体曲线顺势散落,相衬之下,显得皮肤更加滑嫩白皙,韩信身材不算太好,但是很匀称,加之长长的秀发,这番看来,别有一番滋味。

  除了关键部位,基本上一只赤条条的最真实的韩信就摆在萧何面前,萧何自己都没意识到的舔了舔嘴唇。

  

  “那个……”萧何首先向韩信伸手。韩信猛地抬头,就看到萧何略显年轻俊朗的脸看着自己。“我……”

  

  突然意识到这里还有外人,韩信脸突然滚烫起来,也不管良喵了,抓着仓鼠邦就跑进了屋里。

  

  丢大人了……他会不会讨厌我啊,会不会误会我是做那个的啊。

  

  良喵看韩信进屋了,但却忘记把们关上了。于是用牙咬着萧何的裤脚,用尾巴示意萧何们关上。要是来个小偷啥的,自己这个小身板可不够挡的。

  

  萧何看着良喵,以为他是要自己进去,转念一想,自己打伤了人家的仓鼠。怎么都得表示一下,于是就大大方方的来到了他的领居家。

  

  良喵表示自己只是只猫,什么都做不了,干脆就跟在后面进屋了。

  

  良喵仔细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,他得出一个结论,韩信跟他一样,是弯的,的确是暗恋萧何。看萧何那反应,估计韩信有戏。韩信有戏,就代表他们很快就能变回去了。

  

  良喵纵身跳到距离萧何很近的地方,仔细的观察着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,甚至面部表情。

  

  韩信把仓鼠邦放在桌子上。自己则是回到卧室里飞快地找了件浴袍暂时穿上,然后摸出医药箱,又急匆匆的跑到桌子边。

  

  仓鼠邦看着韩信拿着医药箱向他走来,平生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恐惧。韩信你行吗!不行千万别勉强啊!虽然还是有可能变回去的,但是我现在还不想当个残废啊!

  

  韩信拿出一卷纱布,细心的撕成小块,拿出棉签准备替仓鼠邦上药,就在仓鼠邦以为自己即将成为残废而长吁短叹的时候,没办法,谁叫他只是一只仓鼠,只能指望韩信下手轻点了。

  

  冰凉的触感从腿部传来,仓鼠邦看去,原来韩信正在用棉签小心的涂药,涂完药,韩信又把撕成一小块一小块得纱布很轻的把腿包起来。

 

  仓鼠邦瞪大了他得眼睛看着韩信。不管是上药还是系绷带都是出奇的温柔,仓鼠邦用小爪子很形象的揉了揉眼睛,没错,如假包换的韩信。

  

  若说是有意做给萧何看的,倒也说的过去。可是,从刚才到现在,韩信连正眼都没瞧过一下,根本不知道这还有个外人在。

  

  反观萧何,从刚才开始,他的目光就没从韩信身上挪开过。

评论(1)

热度(13)

  1. 七海der鱼东方昊皓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