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昊皓

写自己想写的

[邦良]穿越时空的君主(十三)

  还记得那对飞升的云亮吗?

  天界——


  姜子牙站在仙君面前,焦急的解释着:“哎呀,老头年纪大了,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弄混了。我记错了,是我徒儿渡劫,咳咳咳,我本意是希望仙君看到了能照顾一下。仙君刚回来,好好休息,老头就此告辞,”说完,就没影了。


  武陵仙君好看的眉毛皱了皱,什么也没说。但是白毛切开都是黑的,刚接替月老工作的仙君只是偷偷把姜老头的红线,绑在了他家门口的石头上而已。


  仙君冷哼一声,回到自己的桃花树下。在赵云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,窝着睡了。赵云看仙君的目光满是温柔,嘴角挂着总也去不掉的笑容。



  云亮的故事可以说美满结束了。邦良的故事大概会以be结局……吧。

  人间——



  这种名为“爱”的情感也许可以跨越性别,更或是种族,但是它却无法跨越时空。自己经历的也绝对不是所谓“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”可比拟的。张良绝望的想。



  当张良浑身湿透的敲开萧何家的门的时候,萧何立马就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。赶快找来毛巾帮他把头发擦干。


  萧何把张良安抚在沙发上,帮他擦着头发,同时问道:“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,还淋的一身湿,难道刘邦他……”


  张良被头发遮掩住的眼眸不带一点神采,面若死灰。半晌,他才轻轻的说:“他不要我了……他走了。”


  萧何一愣,随后破口骂起刘邦来。“卧槽!这还有没有良心啊!你为他受了那么多苦,他还……真是畜生都不如的家伙!死了算了。”

  (刘邦:阿嚏。好像听到有人说我帅?)



  张良正欲为刘邦辩解什么的时候,门“嘎吱”一声打开了。来人是韩信,韩信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萧何还有张良,心情顿时复杂。



  韩信甩了甩短发,把雨伞暂时放在一边,忽略两人,径直走向房间里,韩信一下也没看萧何,也没给萧何解释的机会,就拿着雨伞就又出去了。



  萧何表示自己慌得一匹。



  萧何表示相比现在,他更愿意看到张良拆他家洗手池,韩信来把他拽走。突如其来的沉默,自己实在是受不来。



  在沉默中消亡,就在沉默中爆发……


  俩祖宗啊……我的天。



  韩信再回来的时候,手里提着好几个小蛋糕,听说不开心的时候吃些甜的会好起来。韩信就这么看着两人连续吃了五个蛋糕。



  张良自刚才起就再没说过一句话,同样安静的吓人。韩信舔了舔指尖残留的蛋糕,重新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那两人,直觉告诉他,他们绝对有事瞒着他。



  “韩信。”张良抬起头看向韩信,幽幽的对他说:“你想知道什么……我都可以告诉你。事到如今,有些事也该让你知道了。”



  “张良!你答应过我的!”萧何情绪突然暴躁起来,随后又软了下来,“你答应好了的。”



  韩信看着神情迥异的两位,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。韩信眨巴眨巴眼睛,小心谨慎的问道:“你们两个……是背着我搞一起了?”



  张良摇头,萧何哭笑不得看着韩信,“亲爱的,你能想我点好的吗?就这么不相信我?”



  韩信长呼一口气,轻轻笑了,“既然萧何不愿意让我知道,那一定是为了我好。”



  张良仿佛受了莫大刺激,站起身来,走到韩信跟前,伸出手轻描着脸的轮廓,发出的声音犹如冰泉,冷的刺骨。



  “你最爱的人亲手杀了你,你知道吗?”近距离看着张良的眼睛,着实有些悚人,韩信甚至可以感觉到,那双蓝色的眼眸里,隐藏着死气与绝望。



  萧何张嘴想辩解什么,却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。是的,关于韩信的死,他是主刽子手,又有什么好说的。


  “不过,你死在了你心爱的人怀里……”张良的声音哽咽了,肉眼可见,两行清泪从脸颊留下。他身形不稳,向后跌入一头栽在沙发上,随后,抱紧自己缩作一团,试图与外界隔绝。


  “张良先生?”韩信试探性的叫了一声,“如果你有什么可以说出来的,没必要自己硬撑着。”


  也许是这些年真的憋坏了,又或是被说到心坎了,张良缓缓说起了他的事情。

  “如果按照书上说的来算的话,我应该已经一千多岁了。”


  “你们知道长生不老药吗?我吃了连秦始皇都没找到的长生不老药。其实,我从来都没想过要活很久,生老病死,一切由命,可我却逆天而行,这也算是给我的惩罚吧。”



  “他答应过我的……不管我在那里,身在何处,他都会找到我。”说到这里,张良苦笑一声,“我万万没想到,就在我吃下长生不老药的那一刻,就穿来了他的死讯。”



  “我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……很痛吧。”



  “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。简直可笑。然后,我大概是疯了吧。我去满世界的找他,直到确认他真的不在了亦或是我死心。”



  张良还未说完,韩信脸上的表情就已经变得凝重起来。



  “后来,我途径蜀地。遇到了蜀国的军队,当时他们的主公叫刘备,这么算来,刘备应该算是他的后人了。然后,就是诸葛亮。那个一见面就拉着我的手说要跟我私奔的孩子。”这时,张良脸上露出一丝惨笑。



  “我变成了一个不老不死的怪物……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,是在被纳粹填埋之后的事了。当我从泥土里爬出来的时候,我很确定我已经死了。”



  萧何咬着嘴唇紧皱着眉头,有些不忍再听下去了。韩信则是面部表情微微一变,示意接着说。



  “为了证实这一点,我尝试过自杀。你们知道蚕蜕皮吗,就像蜕皮一样,每死一次,就像是一次身体的蜕变。我都不记得我死了多少次了,似乎,我走过的地方都是战火纷飞。唔……”



  除了他自己,恐怕没谁知道,这副近乎完美的身躯里,隐藏着一颗怎样千疮百孔的心。



  张良不是神,只是一个普通人。不管书上把他写的多厉害,也改变不了他是人的事实。



  他与诸葛亮不同,诸葛亮本就是抱着渡劫的心态来到凡间的,后来弄清楚了,他就相当于来凡间旅游了一趟。



  张良不同,这些年他走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。似乎他每到一个地方,那里的不幸就会缠上他。待他再回到故土的时候,又意外的卷到了所谓的“文革”里。

  

  痛苦与绝望支配着他的身体,求死却又求而不得,他被逼到了崩溃边缘。后来,他为了在这个现代社会生存下去,找了一份工作,就是在这个时候,他遇到了萧何。

  

  萧何的出现给张良带来了一丝慰藉,想不到千年之后还能再遇故人,的确是缘分了。萧何不仅和以前长的一样,而且记忆还在,这更使张良相信,在这个茫茫世界,刘邦应该也在某个他不知道的地方。



  “我每天祈求神明赐予我一个伴侣,为的是能找到他或者让我爱上别人,对他死心。后面的事萧何应该都跟你说过了吧。”说完,张良把自己缩的更紧了。



  韩信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他看向张良,不着调的冒出一句:“你可比书上画的好看多了。”然后来到张良跟前,轻轻托起他的下巴,低沉着嗓音说:“事出有因必有果。那混蛋欠的还没还清呢,怎么能就这么放过他。得罪了,军师。”

  

  韩信把张良扑倒,大力扯开衣领,俯身做出欲吻的动作,但却在距离鼻尖还有几厘米的地方停下了。张良感觉胸口一紧,他颤声问道:“韩将军?”

  [恭喜韩信同志学会了装疯卖傻这一神技]

  韩信笑着眨巴眨眼睛。

  

  

  “我干你奶奶的韩信!放开寡人的子房!”一道声音破空而来,语气中夹杂着慢慢的愤怒与不满。

  

  

评论

热度(13)